英皇宫殿娱乐会员开户:评《树精和树懒精》

作者:诚信至上,娱乐至死

林森伤心yù绝地趴在苏澜旁边的桌子上,看着苏澜gān净可爱的睡颜。
他一定是不喜欢我。
林森想起两个人在雨林里相依为命的一幕幕,越想越难受,长吁短叹的。
好端端的千年古树,为什么要成jīng呢。
成jīng了才会难过,成jīng以前多好,头上有太阳晒,脚下有水吸就满足了。
这时苏澜眼睛突然睁开一条fèng,着急地慢吞吞道:我……也……喜……欢……你……
林森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冲击得头晕目眩,不敢相信:那我刚才和你告白,你怎么睡着了?
苏澜慢慢抬手捂脸:我……就……想……趴……在……桌……子……上……害……羞……一……下……
林森:……
苏澜脸红:没……想……到……一……趴……下……就……睡……着……了……
生怕苏澜再睡着,林森当机立断勾起苏澜的下巴,和他嘴唇贴嘴唇,温存地蹭了蹭,又使劲贴了贴。
电视上看到人类好像就是这么亲的。
苏澜脸蛋更红,又想把脑袋藏到手臂里:哎……呀……
林森急忙制止他:你可别再趴了,你一趴下就睡着。
苏澜慢悠悠地笑,慢悠悠地抬手戳了戳林森的脸,道:你……叶……子……红……了……
林森沉默了片刻,道:宝贝儿,这叫脸。
08
为了能和苏澜有更进一步的接触,林森开始到处搜罗各种小huáng书小电影。
美其名曰学习人类身体构造。
大概心里有数了之后,林森没事就在被窝里抱着苏澜,让他陪自己看。
苏澜缩在林森怀里,慢吞吞地用两只手捂住眼睛,白净的小耳朵红扑扑的。
林森的□□起来:宝贝儿,我们试试?
苏澜扭捏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垂眸盯住自己的手指尖,小声道:好……
林森上手在苏澜身前摸了一把,小东西jīng神得很。
林森咬着苏澜的耳朵低低地笑了一声,手上下动作了几下,刚动了五秒钟,苏澜就小声呻。吟、全身颤抖着,缴械了。
五秒钟……
林森这才恍惚回忆起,和苏澜确定关系之前自己在动物百科全书上看到的关于树懒习xing的介绍——
树懒jiāo。配的速度其实是非??斓?,只要五秒就可以结束战斗。
想想也是,如果不快的话,以树懒的速度岂不是要活活做一天……
苏澜轻声哼唧着:好……舒……服……呀……
林森一手黏糊糊,尴尬地攥了攥。
苏澜十分奔放而缓慢地伸手握住林森勃。发的yù。望:我……也……帮……你……弄……
五秒钟过后,苏澜的手从顶端撸到了最下面。
又是五秒钟,苏澜的手从最下面?;亓硕ザ?。
林森几乎活活急成一个变态!
但是为了不打击老婆对于啪啪啪的积极xing,林森活活忍了二十分钟。
十秒一个来回,二十分钟,一百二十下。
这还不是最尴尬的。
最特么尴尬的是,苏澜撸着撸着,居然又睡着了!
残忍无qíng地把林森扔到了一边!
林森热泪盈眶,果断抱着自家睡美人,无奈地自力更生了一把。
作者有话要说:_(:з」∠)_
☆、03
09
xing。生活不和谐,是亲密关系的大敌。
为了缓解这种不和谐,林森开始观察苏澜的生活作息时间。
他发现基本上苏澜一天可以睡足二十个小时,而其余的时间,有三个小时用来慢吞吞地享受食物,还有一个小时慢吞吞地上厕所和洗澡,最连贯的清醒时间都集中在吃饭和泡澡上,可以连续清醒半个多小时。
然而无论怎样,苏澜都并没有给啪啪啪留出任何时间!
这天苏澜醒来,林森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想看看他对昨天半夜的啪啪啪有没有什么印象。
哪怕做个chūn,梦什么的,总也算是有点儿互动啊。
然而苏澜只是慢吞吞地用三十秒在自己屁股上揉了两把,道:屁……股……有……点……疼……
林森:……
苏澜很快就释然了:没……事……我……们……先……吃……饭……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林森:你没事,我有事。
苏澜缓缓抬头:嗯——?
林森着急,脱口而出: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好好那什么过一次呢,你总是睡觉。
苏澜慢慢扁扁嘴,慢慢垂下头:对……不……起……我……太……懒……了……
林森见了苏澜委屈的小模样,之前的硬气顿时飞到九霄云外,连忙把小懒蛋抱到餐桌旁边放在膝盖上,拿了根jī腿儿哄着:你懒我也喜欢。
苏澜可怜巴巴地看着jī腿儿,咕——咚——咽了一口口水:你……不……喜……欢……我……了……
林森在他愁眉苦脸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真的,我就喜欢你懒,我还是棵树的时候就喜欢看你抱着我睡觉。
毛茸茸的小树懒,全心全意地依偎着自己。
那种被信任、依赖的感觉,像暖融融的水流,顺着韧皮部的筛管,和有机养料们一起,流经林森的全身,让这株修行千年的古树,有了心。
你就是我的心啊……
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林森把下巴埋在苏澜软绵绵的发间,喂他吃jī腿,看他的小嘴吃得油汪汪的,腮帮子慢悠悠地一动一动,林森忧伤又宠溺地叹了口气,心想不和谐就不和谐吧,老子以前当树的时候可是连丁丁都没有,现在有得用就不错了,哪那么多要求。
21
[回复][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