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开户送88元:评《惊蛰》

作者:做同桌

其实宋锦棠不需要这种嘱咐,但他没说出来。
宋锦棠望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脑子里都是刚刚小巷子打架的校友,特别想说,新学校真的是一言难尽,可他忍了忍,说:“这学校挺好,设施蛮齐全?!?br> 宋锦棠摸了摸大门上的锈,哐嘡一声,大门应声而倒。
真他妈离谱。十几年修生养性,脾气好到没有一条差评的宋锦棠心里爆了粗口。

但明明他不应该感到惊讶的。


初三一班的教室里,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教室里的同学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只有少部分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听说是师大附中的学霸转到咱们学校了!”班级小灵通周律凑到众人中间,神情夸张的说。

“开玩笑的吧!附中的?人附中的怎么会来咱们老一中?”众人都不怎么相信,附中那的学生会转到他们老一中。
常年第一的赵越转过头,满脸不屑一顾,他嘲讽的说:“就算是附中的又怎么样,说不定就是附中吊车尾的才转到我们学校来?!?br>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这学霸从小身体不好,他妈怕他压力太大才转回咱这山窝窝?!?br> 周律洋洋得意,把假期里从担任他们英语老师的姨妈那儿偷听到的通通复述了一遍。
“虽然咱老一中实力也不错,可和师大附中比起来那不是差多了吗?!卑菔莸墓扔耆氯缕鹄?,满脸都是难以置信
“人附中可是清华北大预备军呢!”魏延和旁边几个女同学纷纷附和到。

附中毕业的学生,一般都会进入本校的高中部,这些年出了不少清华北大,能够进入的人,最起码都是本一没问题。



班上的人将信将疑,可平时人际关系网络强大的周律一向消息准确,总不能是空穴来风。
田老师一进门,背着手站在门口,看见教室里乱糟糟的,学生围在一起也不知道学习,上课半天了还有人在追逐打闹,眉头狠狠皱起来,拧做一团的眉毛下,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扫过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

顷刻间,教室里的吵闹声烟消云散,所有人归位,周律几个声音最大的同学此刻喘气都不敢太大声,头已经快勾到桌子下了。

“新学期的座位表已经贴在讲台上了,同学们按照表格坐好?!碧锢鲜μ米槐?,郑重的宣布到。

讲台下的学生开始蠕动,争先恐后的去看座位表然后逃荒似的背着包到处乱窜。新学期的座位表是按照成绩单排的,成绩好的坐在中间和前面,也是他们学校最有希望考上重点高中的同学。

“相信大家也都听说了一些,”讲台上的田老师眼神落在周律那一块,周律吓得一哆嗦,他又慢慢悠悠说:“我们班这学期从师大附中转来一位新同学,人家是师大附中的尖子生,希望大家都能够向他学习?!?br>
已经迟到了的宋锦棠一进门,就听见了新班主任对自己的介绍,下一秒他在汹涌澎湃的热烈掌声里,迫不得已的走上了讲台。

“宋同学,请你把名字写在黑板上,让大家认识认识你?!碧锢鲜πΦ煤桶汕?,台下的同学都不禁赞叹雷公田的演技。

这里的一切都太让人熟悉了。他走上台,用□□笔写下名字。

他看着斯斯文文,一手字写的刚劲有力,又带有少年人独有的朝气,不显得老气横秋,工工整整的三个字,让田老师眼里的欣赏更多了几分。

“报告儿!”进来的少年神采飞扬,理直气壮的打断了宋锦棠。


田老师看他一脸的伤,见怪不怪,就知道他又去打架了,“还记得忙里偷闲来上课啊?!彼缓闷乃?。
班上的同学习以为常,虽然好奇但也不敢多看两眼,保不齐人贺川辞下次打的就是自己。

迟到了吧大半节课的贺川辞晃晃悠悠走进教室,啪的一声,书包被投篮一样的姿势丢到了讲台旁的课桌上。

周围的人对他噤若寒蝉。

有左青龙,右白虎之称的, 讲台旁两个极其神圣的位置,而刚迟到的贺川辞就占据着左边的青龙位。

他自顾自坐下来。抬头凑巧看见讲台上的宋锦棠。
两人对视了,宋锦棠也面不改色,嗓音里有独属少年的温润和青涩,漫不经心的慵懒。他继续说:“我是宋锦棠,锦绣的锦,海棠的棠?!?br> 贺川辞轻飘飘抬了下眼皮子,这才注意到黑板上写的字。

不得不说,字如其人。
田老师扫视一圈,他们班人多,此刻教室里已经没什么多余的位置了,坐在最后又怕那些学生影响了这个新来的好苗子。
找了半天,宋锦棠指了指讲台右边的空位说,“老师我就坐这吧?!?br> 田老师面露难色,迟疑了一秒,指着桌子的手一顿:“宋锦棠同学,那就先委屈你坐在讲台旁边,月考以后再按照成绩进行调换?!?br>
贺川辞嗤笑一声,捏着嗓子学老田的语气:“大学霸,和我坐一起,委屈你了?!?br>
宋锦棠揉了把他的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挑衅的少年,有一瞬间分神。
“不委屈?!彼?。


贺川辞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使不出劲,冷哼一声,埋下头睡觉了。
至此,初三一班的青龙白虎位功德圆满。
周围的学生窃窃私语,宋锦棠权当没听见,整理好东西,坐了下来。
新学期还有个重要的事,就是选班干部,时间不够充裕,就只先选出最重要的班长。

因为师大附中第一名的名头和相貌的加持,票一唱完,班上竟然有一大半的人投了宋锦棠。
隐约有人传开议论声,但宋锦棠没当回事,下课后直接去了办公室。
田老师无比和蔼的笑了笑,“我懂你的意思了,但是现在大家都投你当班长,现在暂时没什么人选,也不好换,要不你先当着,也能多认识认识同学?!?br> “更重要的是,能让你更快融入班集体?!?br> “好?!彼靼桌鲜Φ挠眯?,也就不再多说,毕竟这个关键时期,他也能明白老师的想法。


初三最后一学期,所有人都多多少少带了些紧迫感,第二节课发了新书,田老师站在讲台上又开始演讲。
“三年前,大家刚进老一中,我就说过,初中三年,弹指而过,这话不假,如今已经是初三最后一个学期了,望大家都能考上理想的高中?!?br> 说到理想高中时,贺川辞的似睡非睡的目光忽的闪过光,宋锦棠还没来得及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东西。

宋锦棠低了低头,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清晨的教室里光影交错,让他晃了下神。
上学的第一天,晃神的次数比他这辈子的都多。

“最后,周律,谷雨,魏延你们三个最吵的等下来下我办公室?!?br> “??!”长的最矮的谷雨哭丧着脸,被同样悲催的周律和魏延拉着出去了。
“别人班都安安静静的,我搁这走廊外边都听见你们几个的声音?!?br> 田老师的经典语录回荡在走廊,教师办公室又迎来了新一年的思想教育工作。

一下课,教室里议论声四起,田小橙就从后边窜过来,凑到贺川辞跟前。
“老哥,开学第一天你怎么就迟到了???家里又出事儿了?”
贺川辞抽出暑假作业放进桌子里,白皙的脸颊上还有红晕,整个人瘦的好像就要陷进宽大的校服。
“家里没事,早上出来被群狗追着咬,我教育教育了他们一顿?!?br> 听说贺川辞早上打了架,田小橙紧张起来,“我靠,不会又是你那个倒霉爹吧?”
贺川辞安抚的拍了拍田小橙的肩,眼里闪过一丝凉意:“不是他,要是他来,我一定打得他进医院?!辈挥盟?,田小橙就明白了,又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贺州挑的事。

“他们也是闲得慌,隔三差五就得去你那儿讨打?!?br> “就当是送上门的乐子?!?br> 贺川辞抬起头,冲田小橙咧嘴。

“学霸哥,你真坐这里了???”旁边的小寸头有些难以置信,宋锦棠点头,刚才班里人的话他都听见了,无非是说他这旁边的同学影响学习,谁和他坐在一起,谁的成绩就会一落千丈。
都不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了,还相信这些?
“我和你说,这贺川辞这人出了名的混,谁和他坐在一起成绩都下滑,上次咱班第一名和他坐在一起。直接掉到了年级一百多名?!毙〈缤诽托奶头蔚乃?,讲台旁边的贺川辞抬了抬头,无意间在看这边。
“说真的,大家都不敢和他坐一起,上学期老田没办法了不是,才给他整了个左青龙的地儿?!?br> 宋锦棠抬眼,讲台对面的左青龙浑然不觉,他只顾做着手头上的事,对周围的议论纷纷毫不在意,神色淡漠,嘴角还滞留着刚才的笑意。

宋锦棠点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站起来,说:“我去上个厕所?!?br> 然后飞快的离开了座位。
他向来不喜欢从别人口中的话来认识一个人。
[回复][投诉]
[1楼] 网友:日尧  发表时间:2022-06-30 21:34:00
为什么你评论这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