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游戏忘记密码: 替身竟是我自己

作者:良人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七章

      本来柯子晋约好周六跟曲荷谈事情,结果周六那天柯柔把他叫到总部去,说是要出面解决宠物投食机的问题。
      之前后续就是他们联系了出面的宠物博主,拿着合同与对方沟通,毕竟博主没有经过商谈就直接撕品牌其实是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
      
      在威逼利诱之后,宠物博主接受了品牌方的赔偿方案,并且删掉了那条曝光的视频,但是在问及背后是否有人指点时,对方却一口否定。
      柯子晋不信,柯柔也不信,私底下已经找人在查。
      
      在去的路上柯柔提前跟柯子晋打了个招呼,子公司的经营权可能要落到柯子晋头上,她这么说了,那估计就是八九不离十??伦咏谛母械酵ζ婀值?,但也还是去了,一场会议剑拔弩张。
      
      子公司的总经理像斗败的公鸡,脸色难看得很,但是总部持股比例大,经过这次事故,对方不从也得从。
      
      但柯子晋没想到柯柔会把子公司直接交给自己,在会上说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除了几个事先知情的人,其他人都显得一脸惊异,柯子晋注意到方益的神色也有一瞬间凝滞,随后,他便看了柯柔一眼。
      
      但是柯柔明显不是跟众人商量,说完这件事之后,就宣布了几项通知,都是关于子公司的,长话短说,柯子晋本人拥有子公司的全部经营权。
      
      有管理层提出异议,“这么大个难题,小晋没有经验,就不要为难他了吧?!?br>  
      柯柔看了那个笑面虎一眼,“他在自己的公司拉项目做项目,已经有了经验,现在对他来说是个好机会?!?br>  
      “说到这个项目,”那人顿了顿,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柯子晋,“阅世那个项目不就是因为经验不足搁浅了吗?”
      
      “所以有时候决策还是要谨慎啊?!?br>  
      说话的人是一个子公司产品平台副总,仗着长辈对柯子晋外公有恩,平日里没少明嘲暗讽。本来还以为能合并另外一个子公司,结果柯柔直接把经营权给柯子晋了,要知道他为在推动事态发展这里头可没少出力,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心里气恼,语气很冲。
      
      柯子晋不怒反笑,“谢谢刘叔的建议,阅世那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有时候人得向我一样向前看,一个项目没了就再找?!?br>  
      他往后一仰,下巴微抬,翘着二郎腿神情漫不经心,“一味揪着过去那点事儿,有什么用,您说对吧?”
      
      柯子晋说的可不仅仅是这回,刘叔表情一僵,柯柔瞥他一眼,面色冷淡。
      
      “那就这么定了,散会?!?br>  
      会后柯柔有事要忙,就让柯子晋先走了,他临走时回头看了一眼,方益正跟柯柔争论着什么,他从未见过方益脸色如此难看。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柯子晋还是转身离开了,知道了元一曼的存在之后,他内心对自己的父亲已经产生了怀疑。
      
      之后柯子晋一直没找到时间跟曲荷说元一曼的事情,一方面是两人都挺忙的,另一方面查下去之后柯子晋发现里头大有文章。
      
      帮元一曼缴费的女人身份也快明了了,应该这两天就能拿到资料,他想着至少查清楚了再跟曲荷交代,柯子晋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过两天再联系曲荷。
      
      之后每每想到这一天,柯子晋都会追悔莫及。
      
      ————
      
      周二下班的时候,曲荷本来想带着大将军回去熟悉一下环境,没想到找半天没找到,运营的小姑娘已经离职了,跟大将军最熟悉的要数秦路,可秦路也不在位子上,可能已经回家了。
      
      曲荷弯着腰叫了半天,想着小猫可能窝在哪个角落睡懒觉,只能先让它在办公室里呆一晚上。
      
      然后就听见了熟悉的猫叫声,她一转头,秦路一手抱着猫,一手提着外卖,大将军窝在秦路怀里,一脸安逸。
      
      见曲荷看着自己,秦路脚步迟疑了一下,
      
      “我去拿外卖了?!彼馐偷?。
      
      曲荷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猫,“我说这家伙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赖着你?!?br>  
      正是掉毛的季节,秦路之前喜欢穿黑色衣服,粘的满身都是白毛,今天穿了一件白色大衣,结果又黏上了黑毛。
      
      曲荷看了一眼满眼无辜的猫咪,点点它的小鼻头,“你看你,弄得人家满身是毛?!?br>  
      转过头对着秦路道,“我打算把它带回家的,让她提前适应一下,你今晚要加班到很晚吗?”
      
      秦路摇头,“大概还要一个小时,我妈住院不回去?!?br>  
      他摸了摸鼻子,“不太想做饭?!?br>  
      大将军在曲荷怀里伸了个懒腰,用脸蹭了蹭曲荷的颈侧,毛茸茸暖烘烘的触感惹得曲荷直笑。
      
      它闹了一会儿,像是这才注意到旁边杵着的秦路似的,眼睛滴溜溜一转,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跳过去。
      
      秦路手忙脚乱地接住飞来的猫,手里的外卖骤然脱手,曲荷下意识伸手,结果外卖袋子没系严实,里头的热粥泼出来了一点,曲荷“嘶”的一声。
      
      “没事吧?!”秦路急声道,一脸紧张地抓住曲荷的手一看,手背红了一小块。
      
      “快去冲一下冷水?!?br>  
      曲荷本来想说自己没事,一见秦路这紧张的模样,咽下了嘴里的话,微皱着眉,“有点痛?!?br>  
      秦路更紧张了,让曲荷冲凉水,自己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拿着一盒烫伤膏进来,曲荷坐在椅子上,乖巧地由他擦药。
      
      她皮肤本来就白,手背上光洁白皙,嫩得跟豆腐似的,轻轻一掐都容易起印子。被热粥溅到,马上就起了红印,冲了水虽然不痛了,但看着还是挺吓人的,秦路更是觉得刺眼极了,他低头轻轻吹了吹,抬头问曲荷,
      
      “还痛吗?”
      
      曲荷摇摇头,“不怎么痛了,冲一下水就好了?!?br>  
      她转头看着地上泼了的粥,还有旁边老老实实蹲着的罪魁祸首。
      
      “怎么办,你外卖洒了?!?br>  
      “没事,我不饿?!鼻芈沸睦锖芾⒕?,哪还顾得上吃东西。
      
      “可是我好饿,”曲荷道,她叹了一口气,“而且我朋友今晚不回去,我又不想吃外卖?!?br>  
      秦路记得曲荷好像是会做饭的,上次还听到她跟秦妈妈交流做饭经验,他有些局促,看了眼曲荷被烫红的右手。
      
      “那怎么办,之前那家外卖不是还可以吗?”
      
      “不想吃?!鼻缮羟崆岬?,带了些亲昵。
      
      秦路有些哑然,便听见面前的人接着道,
      
      “要不你去我家做客,替我一次晚饭好不好?”
      
      秦路睁大眼睛,下意识拒绝道,“这怎么行!”
      
      曲荷也不着急,等他支支吾吾拒绝之后,这才悠悠开口,“啊,那怎么办,我的手好痛,捏不住锅铲呀?!?br>  
      秦路忍不住问,“刚刚不是说不痛吗?”
      
      “现在又开始痛了?!鼻晌⑽⒅迕?,让秦路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假,他是记得曲荷说过不喜欢吃外卖。
      
      “要去医院吗?”
      
      曲荷摇摇头,叹了一口气,用另外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上次还说去我家做客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就当礼尚往来呀?!?br>  
      她抬着头轻轻蹙眉,眼睛亮晶晶的,似盛着一汪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衬得那张雪白的脸蛋乖巧极了,
      
      “好饿呀?!?br>  
      秦路投降了。
      毕竟是自己烫到的,曲荷的朋友不在没人做饭,而且看她那样子,手应该挺疼的,吧?
      
      “...我先收拾一下?!?br>  
      于是曲荷一边抱着猫,一边看着秦路收拾外卖,受伤的右手放在外侧,秦路路过时一眼就能瞥见。
      
      但他没想到曲荷开口邀请他去家里做饭,虽然美其名曰礼尚往来。
      
      秦路忍不住看了一眼逗猫的曲荷,右手撸着猫灵活的很,半点看不出被烫伤,察觉到他的目光,曲荷警醒看向这边,又摆出一副“我受伤了我好可怜我好饿”的模样。
      
      “......”
      
      秦路认命,打扫完之后跟着曲荷回了家。
      
      见过曲荷那位朋友开的车,秦路猜测她应该家境不错,但是进入小区之后秦路还是沉默了。
      
      开门之后,房间里空无一人,曲荷从鞋柜里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因为没有买男士拖鞋,所以先委屈你一下啦?!?br>  
      她又去倒水,秦路上前接过来,“我来吧,你先休息一下,手还痛吗?”
      
      曲荷手上还有印子呢,她看了眼给力的手背,“好像还有一点点?!?br>  
      大将军在新环境里兴奋极了,一放下来就到处乱窜,曲荷带着秦路看了眼冰箱里的菜,问他想吃什么,秦路回答都可以。
      
      曲荷凭着记忆拿了两样菜,都是出现在秦妈妈餐桌上的,处理步骤不难,又拿了一样荤的,卤牛肉拌上姜片蒸一下就搞定。
      
      三样菜有两样是自己爱吃的,秦路不由得看了一眼曲荷。
      
      后者从冰箱里拿出水果,秦路接过来,葡萄一颗颗剪好,加入面粉淘洗干净,然后摆在曲荷面前。
      
      厨房里切菜声响起的时候,曲荷慢条斯理地吃着水果,视线透过透明玻璃门,落在秦路身上。
      
      到现在曲荷几乎不会将秦路当成元靳,他跟柯子晋不一样,没有任何不良嗜好,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但其实是个很会照顾人的孩子,为人孝顺又体贴。
      
      戴上眼镜之后,秦路最像元靳的五官被遮掩起来,曲荷一开始还会有些恍惚,但是自从那次被秦路撞见自己情绪失控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认错过。
      
      在她眼里,秦路不是任何其他人,他就是他自己。
      
      一进门秦路就脱下了外面沉重的大衣,外头穿着一件毛衣,米白色的围裙系在秦路身上居然没有任何违和感,可能是因为比较高,围裙腰带有点紧,恰好勾勒出秦路的修长的身材。
      
      身高腿长宽肩窄腰,脸长得好看,性格也非??砂?。
      
      可能是觉察到背后存在感十足的目光,秦路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锋利的刀片轻轻滑过指腹,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注意力一直放在厨房的曲荷立刻起身走过去,她是装受伤,秦路这是真受伤,两个人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起伤到手。
      
      “划伤手了吗?”
      
      曲荷皱着眉,去客厅拿着酒精和创可贴过来,秦路这边冲洗了伤口,还不断有血丝渗出来。
      
      “会有点痛?!鼻赡米啪凭拊谏丝谏险戳苏?,刺激的疼痛感让秦路绷紧了手指。
      
      曲荷低着头在伤口上吹了吹,头发轻轻扫过秦路的手腕,惹得他睫毛轻颤。
      
      “不痛了不痛了?!鼻捎锲氯崮柯读?,跟哄小孩儿似的,秦路看得一清二楚。
      
      他不知怎么的,喉头有些堵得慌。
      
      之前有一次他做兼职被美工刀划到手臂,鲜血迅速染红了整个袖子,当时他压着伤口,冷静地安慰被吓到的学生,自己一个人打车去医院缝了针。
      
      就是那个时候,秦路都没觉得有什么好委屈的。
      
      贴好创可贴之后,曲荷视线无意中往上扫了一眼,轻轻抓住秦路的手腕,往上撩开袖子,
      
      “这里也有一道疤呀?!?br>  
      她抬头,“这也是被猫挠的吗?”
      
      明显不是。
      
      秦路本来不想解释的,但是被她这样温柔怜惜的目光看着,声音沙哑道,“之前兼职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br>  
      曲荷指尖摩挲着那道略显狰狞的伤口,
      
      “很痛吧?”
      
      秦路摇摇头,“现在不痛了?!?br>  
      听着他低哑的声音,曲荷心疼极了,“辛苦你了?!?br>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沉重,曲荷抬头笑着说了一句,
      
      “已经是个大人了,要?;ず米约貉?,不然阿姨和姐姐都会心疼的?!?br>  
      “好了,你去坐着休息吧,伤口不能碰水,”曲荷摇了摇自己的手,“我的手已经不痛了,做饭就交给我吧?!?br>  
      “真的吗?”秦路却反问了一句,意味不明的。
      
      曲荷抬头看他,他却不说话了,偏着头,眼神不知道在看哪里,耳朵又红了。
      面前的人一直没说话,秦路耳朵烧的更厉害,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嘴问一句,他甚至在怀疑刚刚开口追问的人是不是自己。
      
      就在秦路以为没有回复要开口打岔略过时,他听到曲荷说,
      
      “真的?!?br>  
      秦路忍不住转过头来,曲荷正认真地看着自己,眉眼温软,
      
      “你受伤了,我很心疼,秦路?!?br>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曲荷:他问我了,他真可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