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龙电玩线路: 满级大佬被火葬场系统绑定后[快穿]

作者:凌又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妈宝男8

      看到程骞程律师,大家第一反应就是黎徵是打算离婚了,只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毕竟,在大家眼里,黎徵一直都是那个温温柔柔,笑起来也很好看,很温婉,又爱宋成沛至深,为了宋成沛甘愿放弃自己事业发展的贤妻。
      
      黎徵和婆婆吵架的视频,之所以会传得那么疯狂,看热闹八卦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震惊于视频透出的信息量。
      
      视频里的黎徵和往日里大家眼里的黎徵天差地别,而且婆媳两人的对话里,也透露出了巨大的信息——所谓的恩爱、幸福、家庭美满,全都是装的!
      
      不仅不美满,黎徵还是那个被长期苛待欺负的一方。
      
      虽然现在是新时代,很多人思想也都很开明,可婆媳矛盾依旧十分突出,也不是没有婆婆苛待儿媳妇的,但那毕竟都是少数,大多还都是发生在不明事理的人家,谁都没想到,宋成沛这样一表人才,待人接物谦逊有礼的精英,家里也会发生这种事!
      
      尤其是,对外还要表现得很恩爱很美满,实在让人难以置信,果然老祖宗说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是很有道理的。
      
      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尤其是那几句——‘记得你的身份’‘是我家的媳妇’‘丫鬟’还有什么还房贷交房租,最要命的是‘离婚了谁要你’。
      
      这些话,别说当事人黎徵,就是他们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听着都来气。
      
      尤其是女孩子们,听着这些话,更生气了。
      
      婚姻本就是平等的,是两个人组建一个新家庭,开始新生活,并不是卖给你们家了。
      
      尤其是女方通常都是为婚姻牺牲最多付出最多的那一方,竟然还有这种落后又恶毒的思想。
      
      更别说黎徵还是职业女性,她自己都还要工作,回到家里还要遭受这些。
      
      若说做家务,这本是常识,可他们家明显就不是做家务这么简单,而是思想不正,不尊重。说白了就是没把黎徵当一家人,别说当一家人,现在都没把她当成一个平等的人,女孩子们代入一下黎徵,只觉得浑身恶寒。
      
      那句‘离婚了谁要你’更是在女孩子们之间引起了极大的震撼和笔伐。
      
      当自己家是什么呢?
      
      又当自己儿子是什么呢?
      
      地球离了谁不转?谁离了谁不能活?
      
      网络上恶婆婆多,现实里这样极品的还真的挺少见,尤其是还是这样一个家庭,一个让人羡慕,表现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家庭。
      
      大家在抨击宋成沛他妈的时候,也有人恨铁不成钢骂黎徵包子。
      
      矛盾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就形成的,尤其是这种婆媳矛盾,那必然是一结婚就会出现的,尤其是看视频里,婆婆那么盛气凌人,平日里定然也都是压着黎徵的,黎徵忍到现在,几年了,才忍无可忍爆发,全都是自己以往太软弱的缘故,要是一开始就不妥协,事情本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吗,也不会被欺负了这么多年。
      
      当然了,他们这件事里,纵使是婆婆太强势太恶的缘故,宋成沛也别想撇清关系。
      
      但凡婆媳矛盾闹得不可开交,那都是做儿子/丈夫的那个男人的错!
      
      既不能安抚自己妈,做好一个儿子该做的,又担不起一个做丈夫的责任,给不了妻子该有的安全感和尊重。
      
      婆婆再强势,但凡他儿子对自己媳妇表现出该有的尊重和疼爱,当婆婆的都不会太肆无忌惮。
      
      而黎徵这样受欺负,明显是宋成沛站在他妈那一边,这种男人是最不负责任最渣最让人恶心的。
      
      把素有温婉代名词的黎徵,逼得大庭广众之下毫无顾忌,那得是被逼成什么样了?
      
      还好黎徵反击了,要不然这视频传出来,可怜她的同时,也要被她的包子气死了。
      
      只不过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受了这么多委屈和欺负,现在才反击,也挺让人气不顺的。
      
      但好在,没有一直当包子。
      
      尤其是现在还带着离婚律师,亲自找上公司,扔出离婚协议,简直不要太爽!
      
      各个工位后面以各种角度各种方式,露出各式各样的手机摄像头,对着宋成沛的办公室狂拍。
      
      宋成沛愣了好一会儿,听到外面的窃窃私语,他才沉下脸,拧眉吩咐:“小林,关门?!?br>  
      作为宋成沛的秘书,他出入宋家次数不少,每次去,倒是总能看到黎徵在做家务,有时候还是宋总的母亲吩咐她去做,他当时并没有多想,只觉得可能他们家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当然现在看,可能是因为他这个外人在场,有所收敛吧,尤其他还是宋成沛的下属。
      
      对上宋总的视线,他忙低下头,上前要去关门,只不过——
      
      “关门就不用了,”黎徵抬手挡住了他:“我就说几句话,马上就走,毕竟刚入职,挺忙的,没多余的时间在这里浪费?!?br>  
      小林看了眼站在门口不动,脸上虽带着和往常一样的笑,气场却陡然强大起来的黎徵,心里有点点虚,他只得回头看了宋成沛一眼。
      
      就算看不到外面,宋成沛也知道现在外面都成了什么样子。
      
      他已经当了大半天的笑话,现在又被当场围观,脸色很是难看:“你非要在这里说?把事情闹的这么难看?”
      
      “难看吗?”黎徵笑了一声,笑声婉转清亮 ,在整个办公区回荡:“今天你妈去我的新公司找我,你好像并没有觉得难看???”
      
      这话让办公区的窃窃私语霎时一静,就连宋成沛脸色都变了下,他压着火气:“妈那是见你久不回家,才找去公司,她年纪大了,你……”
      
      黎徵打断他的话:“年纪大了就可以随便打骂欺辱别人吗?”
      
      宋成沛被堵的脸都黑成了锅底。
      
      黎徵又道:“还是你觉得,你是皇帝,你妈是太后,不管什么命令什么要求,我都必须得言听计从?”
      
      宋成沛:“我没……”
      
      黎徵再次打断他的话:“不用急着否认,我也不是在问你,答案是什么,是非又如何,我心里有数,明眼人,心里也有数?!?br>  
      “你——”
      
      “我怎么?”黎徵笑着对上他恼羞成怒的脸:“到了现在还觉得是我不懂事,是我错了,是我不孝顺你妈,是我当不好一个妻子?呵,对于你这种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都是别人的错的人,跟你多说一个字,我都觉得恶心?!?br>  
      宋成沛:“……”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好了,”黎徵脸上依然挂着明艳的笑,好像刚刚那些话都不是她说的一般,笑吟吟看着宋成沛:“关于房子还有婚内共同财产分割我也都列的清清楚楚?!?br>  
      见宋成沛眯了下眼,她又道:“放心好了,不该是我的,我一分不会多拿,当然了,该是我的,我也一分不会让?!?br>  
      宋成沛看着黎徵,只觉得十分陌生,他从来没见过她这个样子。
      
      哪怕前几天,他都只当她是在胡闹。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她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离婚,在故意在家里,跟他,跟他妈,这么闹的。
      
      想通了这一层,宋成沛又愤怒,又觉得面上无光。
      
      他竟然被耍了!
      
      还被耍了这么久!
      
      恼羞成怒之下,他狠狠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你早就打算好了是不是?”
      
      黎徵微微偏头,脸上的笑非但没有被宋成沛吓到,反而笑得更灿烂了:“要不然呢,一直被你家欺负,被你和你妈敲骨吸髓吗?我是个人,是个有血有肉,有喜怒哀乐的人,并没有那么圣母?!?br>  
      话落,她下巴点了点离婚协议书:“是男人的,就快点看完签了吧,耽误大家工作,多不好?!?br>  
      宋成沛气的浑身发抖。
      
      他发现,他竟然一点儿都说不过她。
      
      他说一句,她那边必然有更多的话堵回来,句句都毫无顾忌,让他颜面扫地。
      
      见他还是不动,黎徵笑容里更深了些,语气也更加耐人寻味:“啧,不签啊,看来我还是高估了宋总的道德和人性?!?br>  
      因为站起来,视线开阔了些,宋成沛便看到了办公区那一个个往他这边张望的人头。
      
      真真是颜面无存,丢脸丢大发了!
      
      宋成沛深吸一口气,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他得冷静一些,免得一怒之下,说了不该说的。
      
      他看着黎徵,尽量放缓了语气,让自己冷静:“你确定非要这么闹?”
      
      “闹?”黎徵笑出了声:“你觉得我是在跟你闹?宋成沛,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吧,真以为我离了你就不能活了吗?”
      
      宋成沛好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蹿了上来:“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黎徵:“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听不懂人话的是你?!?br>  
      她指了指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看完,然后签字,还要我再重复吗?”
      
      宋成沛快被她的语气气炸了:“为若不签呢?”
      
      黎徵:“不是你和你妈打着骂着要离婚的吗?不签那就法院见吧?!?br>  
      宋成沛:“……”
      
      他是因为黎徵的不懂事蛮横不孝顺他妈动过离婚的念头,但那也只是动动念头,并没有付诸行动,黎徵这都带着律师打到他脸上来了!
      
      看宋成沛还是站着不动,黎徵笑了笑:“行吧,那就法院见吧,不过打官司期间,我还是回去住好了,毕竟房贷还了这么久,那房子也有我一部分?!?br>  
      听到这话,宋成沛心头一跳,直觉告诉他,黎徵话里有话!
      
      黎徵看他死死盯着自己,继续道:“既然都把离婚提上日程了,那我们也就不算一家人了,我也就不会再对你和你妈,客气了哦?!?br>  
      宋成沛:“……”
      
      看热闹的目光几乎要把他看穿了,宋成沛心头怒火翻腾,他从没这样颜面无存过,这和当众扇他耳光有什么区别?
      
      他算看明白了,黎徵今天是有备而来,就是要他颜面无存,就是要他尊严扫地。
      
      他不签这字,她肯定还有其他的手段在等着他。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可能让保安上来把人轰走,更不可能直接跟她动手。
      
      他拿起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书:“既然你非要如此,关上门,我跟你好好谈谈!”
      
      当着众人的面,纠缠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黎徵冷了声:“我们又没有孩子,财产也都简单明了,宋总就这样看吧,当着大家的面,我的人生安全才能得到保障?!?br>  
      宋成沛:“……”
      
      这是在说,他会恼羞成怒,动手打她,宋成沛险些怄死
      。
      他什么时候对她动过手?
      
      “打过的,”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黎徵笑着说:“宋总忘了?去年圣诞节,我重感冒,没有做饭,你妈生气闹得天翻地覆,你把我从床上拽下来,手腕可是当场就脱臼了?!?br>  
      宋成沛:“……”
      
      再任她这么说下去,宋成沛都要没脸走出公司了。
      
      他把火咽回去,没好气地翻看起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
      
      离婚协议书确实如黎徵所言,并没有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
      
      就是在看到房子的时候,他眉心拧了起来。
      
      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他们手里资金并不宽裕,黎徵把她攒的钱都给了他,虽然不多,但却是她的全部,也是她的心意,他当时觉得过意不去,要加她的名字。
      
      他妈知道后,死活不同意,黎徵那个时候多体贴啊,就主动劝他,不要加她名字了,还说一家人,加不加名字没什么所谓,他当时觉得她特别懂事,以后也一定会是个好妻子。
      
      可是现在。
      
      他看到那白纸黑字的银行流水,和出资证明,心都凉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黎徵会跟他分得这么清楚!
      
      本来,这部分也确实是她应得的,可她这样子,宋成沛霍然有种看错人的悔悟。
      
      他拿起笔,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冷冷看向黎徵:“什么时候去办手续?”
      
      黎徵把协议书拿回来,莞尔道:“现在吧,我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宋总最好干脆点,别再纠缠不清?!?br>  
      话落,她也没管宋成沛气成猪肝色的脸,转身先走了。
      
      宋成沛简直要气炸了。
      
      纠缠不清?
      
      谁纠缠不清?
      
      他从办公室追出来,正要朝黎徵问清楚,一抬头就对上了数不清的手机摄像头和各种表情的脸。
      
      宋成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