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游戏现金网: 圣子录

作者:君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小年纪

      拉回圣光三杰
      二杰自是我们运动天赋异禀的韦驮大少,经过一年的不懈锻炼,我们韦驮少年终于打破青音的身高掣肘,成功逆袭1.781,比青殿还要高出1毫米,青音此时身高1.78,也不知这差之毫厘的误差他是从哪里丈量出的?总之韦驮终于扬眉吐气,扳回一局,这三年实在太憋屈了,别的比不过就算了,连身高都一直落后的话,他这天界第一神将的名头不如换别人来做。
      所以自以为高出青殿1毫米的韦驮此时气场2米8,所过之处皆是挺直腰杆,加上冷硬的气质,出色的外表,稳坐圣光三杰二把手。
      至于三杰的新晋小生玉致,因为风流的性情,下流的情操,只能屈居第三。
      重新介绍一下玉致,因为一年前出场就被青殿揍成了猪头,经过一年心理与身体的调整,现状如下:
      年龄15,身高1.78,体重125斤,风流俊逸,奶油小生一枚,霸占了圣光初中的第二大美人琼姿,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但凡有几分姿色的少女皆是他玉家旗下演艺公司的座上之宾,不错,玉致仗着大哥玉臻在演艺圈的地位,已经不满足只插足他父亲的医院了,在玉擘演艺公司也开始挂名副总,而由此向他大哥的公司名正言顺的输送艺人,人选嘛,自然是送上门来的,以及他自己在圣光中学生活中,通过各种途径物色来的各种美人,所以玉致当真是后宫庞大,美女环伺,环肥燕瘦,白莲绿茶,妖艳贱货,品种齐全!
      而他的首席大丫环――琼姿,除了负责大少爷的饮食起居,还要应对来自各方后宫的恐怖支配,琼姿曾经一脸生无可恋的对玉尧哭诉,她上辈子一定是炸了玉致的祖坟,这辈子才会卖身为奴的。
      玉尧拄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建议:要不让青音再打残他一次?
      琼姿一把捂住玉尧的嘴巴:小姑奶奶,这事儿决不能让青大佬知道,因为玉致那个小恶魔一定会加倍的从她身上找补回来的!
      而大少爷虽然难伺候些,但也替她挡了不少来自际天岚的压力,玉致曾经一本正经的怼着际天岚派来的管家:
      “记好了,琼姿姿是小爷罩着的女人,再敢不开眼地出现在小爷面前,小爷不介意荡平际家!”
      玉致总是这样琼姿姿,琼姿姿叠字颐指气使的叫着她的名字,可是那次他所表现出来的善意,让琼姿一次又一次的容忍着这个傲娇的少爷。
      而玉致一抹脸上并不存在的虚汗,司命不用这么拼吧,在天界小丫头就是这么个情况,在人界要不要这么神还原,还有他那个叫玉臻的大哥,在人间这么用天帝的名讳,他要不要偷偷地去天帝那里告他一状,让司命也来人间轮回七日游?
      司命坐在乾坤殿的星望台上打了一个哈切,这哪是他的安排啊,分明是天妃虐妹妹的设定,唉,这天妃,真是想将妹子往死里整呢!
      整个天宫还不够她玩的,给人逼到人间了也不罢休,想当年天后当家的时候啊,哎!好怀念......
      天帝也不管管,就不知道天道管不管?
      话扯回来,这一年玉尧15岁,身高长到了1.63,和她的小青梅完美的保持着15公分的完美落差,玉尧洗完澡,包裹着浴巾照着镜子害羞的想,真让人难为情呢,她想要吻他只需点起脚尖,双手环过他的脖颈,而他则只需轻轻地低下头
      咳,那画面太美,她在心里已想过千万遍......
      “竺!竺!竺!”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玉尧裹紧浴巾从浴室走出来,脸上还带着未褪尽的红晕。
      玉尧靠在卧室的门板上,轻声的问道:
      “我刚洗完澡,还没穿衣服,是妈妈吗?”带着一些忐忑,还有一些期待。
      门口的敲门声停了下来,但并没有传来妈妈叫她的吃饭声,玉尧的心跳快起来,抓紧了身前的浴巾,后背紧紧地贴在门上。
      等了大概2秒,传来青音少年略有些变声的低音,不沉哑,是他独有的低磁声。
      “尧尧,是我?!?br>  只说了四个字,青音便停止的说话。
      玉尧的心脏“砰砰!”的像要自己跳出来,她将手心压在心口,想略微抚平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夏日燥意,好一会儿双方都没有声响。
      玉尧微微侧身,将耳朵贴在门上,并没有离去的脚步,他还在等......
      玉尧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胆量,深吸一口气,就这样拉开了门。
      少年伫立在门口,挺拔俊逸,一件白色短衫配深色的长裤,将他的身形勾勒的健朗又帅气,结实的手臂有着介于男人于男孩儿间的力量,如玉的指尖根根修长,淡粉色的指甲修剪的适宜,在玉尧的注视下,青音食指的指尖轻轻弹动了一下,又恢复淡然,总之她面前的男孩儿从品味到气质都透着让玉尧着迷的干净简单。
      玉尧在观察青音,青音也在审视着她,这是男人对于自己私有物的一种欣赏,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玉尧显然遗忘了男人的攻击性,既使平时他再是温暖如风,淡然如莲,可面对如此大胆的引诱,如果他不做出些回应的话,真是有些对不住心爱女孩儿如此豁然胆大的牺牲了。
      青音上前一步,轻握住玉尧的手腕将她带进屋里,房门被他并不温柔的带上。
      玉尧回过神来,轻轻挣开了青音的控制,后退一步,青音并没有上前,只是眼神化作实质地在她身上巡梭。
      玉尧有些受不住,护住胸口又后退了一步,嗫嚅的低求:“你,你在这等我一会儿......”
      青音缓缓地上前,错过她去到沙发上坐下,可玉尧知道,他的眼神没有一刻离开过她的身体。
      她后悔了,她不该这样大胆,既便他没对她做什么,她也受不了他的这种眼光,玉尧慌乱的跑进浴室,关上浴室的门,站在浴室镜面前大口大口的呼吸,好一会儿才平静了心情,可是平静下来她才发现,浴室里并没有她的衣服,玉尧重重的捶一下脑袋,怎么办,这样子再走回她的卧室,他会不会阻拦?
      玉尧轻轻的拉开浴室的门,从门缝里向外观看,压低地身姿正好透露出些春光,而她很快被面前的阴影覆盖,略有低沉的声音迎面扑来:
      “需要什么?我帮你拿?!?br>  “砰!”玉尧应激的关上了浴室的门,靠在门板上重重的喘息。
      有低沉的笑声传来,紧接着是旋关打开的声音,玉尧惊慌地靠在洗手台上,大睁着眼睛,看着从容出现在她浴室的男生,接着,又看着他慢条丝理的关紧了门,落下保险。
      玉尧的心提到嗓子眼,被青音逼进的威压迫的闭上了眼睛。
      她感受到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围困,玉尧的手不再紧紧地抓着身前的浴巾,而将双手扣在洗手台的边缘,她很紧张,手指因为用力崩紧而露出淡青色的血管,那么的纤细,那么脆弱。
      青音眼里的玉尧简直美的不可方物,浴室未褪尽的热气将她的脸蒸的通红,他知道她在害怕,纤长的睫毛随着她的情绪轻轻乱颤,他不敢想象,如果他真的做些什么,她的睫毛会颤抖成怎样的程度,真想欺负她,是她在邀请他欺负。
      青音的双手轻附上她的指尖,将她切实的围困在他怀里,
      “放松些,受伤了我会心疼......”
      玉尧的身子抖了起来,双手被青音的大掌握住,没了着力点让她整个人无措起来,她开始反抗,本来并没有任何接触的身子频频摩擦,不知是谁触动了浴巾,浴巾散落开来,沿着妖娆的曲线,滑落在地.
      一秒,二秒,三秒......
      玉尧的呼吸窒住,连空气都静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悉悉窣窣的声音传来,玉尧感觉身上一暖,浴巾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这次是从头到脚将她裹成了一个蚕蛹,确定她再没有一丝肌肤外露,青音打横将她抱起走出了浴室,空气重新清新起来,玉尧偷偷的睁眼,偷看青音,他都看到了吧?
      对上青音的视线,玉尧掩耳盗铃的又将眼睛闭上。
      青音失笑,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缓缓的开口:
      “五分钟,五分钟穿好衣服出来,我带你出去吃饭?!?br>  玉尧维持着青音放下她的姿势不动。
      青音帮她关上门,在门合上的一刹那从门缝传来:
      “很美?!?br>  轰~!
      玉尧在浴巾里焚灭成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