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娱乐会员登录: 穿书七零女配有空间

作者:胡六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儿子2

      盛同裕听桃庄说的话不中听,在桂枝胳膊上轻轻拍了拍,淡淡道:“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br>  
      杨桃庄嘿嘿一笑,将儿子抱在怀中,宛如抱着一个金元宝:“姐夫这话说的!知道的呢,你这是风格高,不知道呢,怕以为这是自我安慰呢。谁不想生儿子啊,传宗接代咧。女儿嘛,嫁了人就是泼出去的水,有什么用?”
      
      盛同裕是个认真的人,他一字一顿地说:“我,从来,不觉得,儿子,好!”
      
      旁边人看着气氛不对,都打圆?。骸鞍ρ?,各有各的好。走走走,吃酒席去?!比巳捍赜底怕焦鹬σ患胰讼蛱梦葑呷?。
      
      桃庄撇了撇嘴,对走过来的良华说:“大姐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勒紧了裤腰带送去读书,哪里会有今天?你看这些人,现在只晓得拍大姐的马屁,根本就没人心疼良华你当年饿肚子?!?br>  
      陆良华搔了搔脑袋:“大姐读书主要是爸妈吃了苦?!?br>  桃庄气得把儿子往他身上一甩,点着良华的额头骂:“你呀你呀,如果你大姐没有读大学,说不定读大学的就是你了,知道不知道?”
      
      良华慌忙抱起儿子:“唉哟,可不要摔坏了我儿子?!?br>  桃庄眼睛一瞪:“反正我们陆家对你大姐恩重如山,她现在过得好了就得回报陆家,懂不懂?我这是心疼你呢,你这个傻子!”
      
      吃完酒席,送走客人,嘈杂的陆家老屋终于安静了下来。
      
      湘岳县农村酒席的第一道菜通常都是红糖糯米团子。将细细研磨的糯米粉做成团子,用水煮熟后装进碗里,浇上一勺红糖水,就是一道天然的美味。
      
      盛子越吃了三个糯米团子还没够,又悄悄夹了三个藏在碗里,坐在主屋的小板凳上蘸着糖水吃得不亦乐乎。她还逗躺在摇窝里的盛子楚:“好吃!不给你吃?!?br>  
      徐云英将陆桂枝拉到西屋,悄声问:“桂枝,你身体恢复怎么样?同?;岵换嵴展巳??”
      
      陆桂枝笑得有些羞涩:“妈,我恢复得挺好的。单位里的人很照顾我,同裕也舍得,鸡啊、鱼啊,就没有断过?!?br>  
      徐云英有点不放心,仔细打量着女儿:“别骗妈妈,你们城里什么都好,就是这些吃的没农村里方便。现在又不让买卖,你从哪里弄来的鸡和鱼?”
      
      陆桂枝说:“现在都是同裕在负责做饭,他说不要我管这?!?br>  
      盛子越咬了一口糯米团子,真甜。
      
      七十年代市场经济没有形成,只允许公对公流通,农村多余的蔬菜禽肉若是私自售卖,就会被扣上一顶“资本主义”的帽子进行批.斗。前世盛同裕拿着陆桂枝给的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黑市,一问价,好家伙,一只鸡十块!一向节俭的他没舍得买,拿着钱回来了。
      
      这事让陆桂枝耿耿于怀,十块钱又怎么样?难道我生个女儿连鸡都不配吃了?自此更坚定了要生儿子扬眉吐气的念头。
      
      现在好了,盛子越的空间里什么都有,鸡、鸡蛋、鲤鱼、鲫鱼、草鱼、白菜、大蒜、菠菜、黄瓜……盛同裕不为钱忧心,夫妻俩没有隔阂,家庭矛盾消散于无形。
      
      徐云英看女儿虽然瘦了,但皮肤光洁莹润、脸颊微红、双目有神,一看就营养充足,这才放下心。她拉着桂枝的手,叹了一口气:“那我就放心了,同裕是个好的?!?br>  
      停顿了一下,徐云英想到了什么,专注地盯着女儿:“同裕这么好,咱可不能让他绝了后。等你断了奶,把越越和楚楚都放我这里带,你们再生一个。我看你这身体养得好,下一个肯定是儿子?!?br>  
      陆桂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妈~同裕坚持不生,他说两个足够了?!?br>  徐云英眼睛一瞪:“瞎说!他那是心疼你,舍不得你吃苦。但咱可不能做那种自私的人,是不是?”
      陆桂枝只得点头:“行……吧,反正现在还在喂奶,说这也还早?!?br>  
      盛子越吃饱了,趴在摇窝边打瞌睡。
      
      这个摇窝是外公用竹子编的,非常精致。一个小小的婴儿床,四周竹篾都打磨得光滑无比,没有半点毛刺。底下安装着两根弯起的木条,踩一踩就摇一摇,子楚躺在这个摇窝里睡得非常香甜。
      
      徐云英抓着陆桂枝的手,语重心长:“桂枝,听妈的话没错。你这次就把两个孩子都留在我这儿,反正一个是带,两个也是带?!?br>  
      陆桂枝明显有些意动,小心翼翼问:“那桃庄能同意?”
      “你把楚楚和越越放在这里,又不要桃庄带,为什么要问她的意见?!?br>  “可是,她平时就好吃懒做、爱占小便宜,现在生了个儿子底气足了,哪里肯……”
      
      话音刚落,有人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劈头盖脸一顿骂:“好哇!你一个外嫁的大姑姐,竟然背后说人坏话?我怎么好吃懒做了?我贪谁的小便宜了?”
      
      徐云英和陆桂枝定睛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桃庄来得好巧!
      桃庄抓住了她们的小辫子,得意得很,上前指着陆桂枝的鼻子骂道:“你没本事生儿子,看我生了儿子眼红,就背后嚼蛆!”
      
      桃庄的声音太响,惊动了外面闲聊的人,盛同裕和陆良华并肩走了进来。桃庄一看到盛同裕,心中有了计较,揪着自已胸口衣领,满脸的委屈。
      
      “大姐,亏你还读了大学,学校里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吸了二十多年陆家的血还不够,结了婚还要占娘家便宜。先前把越越一个让妈带也就算了。现在你们想生儿子,竟然还要把两个丫头片子都放在这里!”
      
      盛同裕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当时就怒了,喝斥道:“一派胡言!我从来没有说过要生儿子,也不劳烦你们带女儿?!?br>  
      陆桂枝听丈夫这番话,知道他这是对自已娘家产生了不满,心头一阵烦躁。这个桃庄就是个搅屎棍,好好的日子都被她给搅和坏了。
      
      陆良华看桃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有些心疼。他没有明白状况,但并不妨碍他第一时间站在老婆这边。他走到桃庄身边,问道:“你在气什么?莫闹了?!?br>  
      桃庄一看到良华过来,眼泪说掉就掉,哭得伤心不已,指着陆桂枝说:“你姐,你姐背后骂我,说我好吃懒做、爱贪小便宜。我吃了她陆桂枝一颗米了没?我拿了她陆桂枝一根针了没?怎么就这么骂人!”
      
      背后说人坏话被抓了个现形,陆桂枝感觉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辩解才好。
      
      陆家男主人陆春林是个老实人,因为长期低头做蔑活,不仅驼了背,后颈还长出个大肉包。他看这个架式,满脸皱纹都拧在了一起,只知道叹气:“莫吵、莫吵?!?br>  
      “哇哇哇哇……”盛子楚被吵醒了,开始号啕。
      陆桂枝慌忙抱起小女儿,边晃边哄。
      
      一间小小的主屋挤进来这么多人,显得很是逼仄。孩子的哭声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各怀心思,场面略显压抑。
      
      当家人徐云英一直没有开口,她稳稳地坐在架子床上,由着大儿媳各种折腾。
      陆良华看着母亲:“妈,你说句话呀!”她这才抬起手抿了抿额前飘散的碎发,脑后的发髻整齐而优雅。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徐云英身上。
      徐云英坐床边,抬眼望向桃庄,眼中满满都是失望。
      
      “哪个人前无人说,哪个人后不说人?!倍凉桔拥男煸朴⒁槐尽对龉阆臀摹繁车霉龉侠檬?,“你桃庄是什么样儿的人,自己心里没有数吗?一家人背后说几句闲话,你跳上窜下像什么样子!”
      
      听到婆婆这句话,桃庄一张脸臊得通红。她也知道自己没理,可就是不服气。凭啥陆家七个孩子就陆桂枝一个人考上大学、吃公家饭,嫁个斯文读书人,每个月工资都有几十块?
      
      桃庄嘟着嘴,瞟了陆良华一眼,道:“还说我爱占便宜呢,分明是大姐占尽了娘家的便宜?;氐郊矣殖杂痔?,又是鸡又是蛋的,不晓得吃了陆家多少粮食!”
      
      她冲盛子越呶呶嘴:“我家大妹姓陆咧,都没有越越一个姓盛的受宠!”
      陆良华慌忙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别闹了!这么多人呢?!?br>  
      桃庄腰一拧,抬眼看着陆良华,媚眼如丝,故意压低了声音。
      
      “傻子!陆家供大姐读了大学,花了多少钱啊。如果把这钱省了给良华,说不定他早就大学毕业,省城的大干部都当得!付出这么多大姐不思回报就算了,竟然还要不断喝娘家的血、吃娘家的肉,像话吗?”
      
      这话陆良华爱听,完全忘记自已根本不肯读书,转过头对母亲说:“妈,我看……”
      
      陆春林憨厚地笑了笑,习惯性地和稀泥:“好了好了,都是屋里人,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br>  
      盛同裕弯下腰将子越抱了起来,厚厚的眼镜片遮住了他眼睛里的恼怒。被人说自己占了陆家的便宜,他觉得没脸,对徐云英笑了笑,声音温和而礼貌:“妈,我们先回去了?!?br>  
      徐云英从床上站起身,将盛子越抱进怀里,对盛同裕解释道:“同裕啊,桃庄说的那些话半点道理都没有,你和桂枝对我们陆家付出有多少,我这个当岳母的心里有数?!?br>  
      盛同裕站在一旁沉默以对。
      
      徐云英环顾一周,缓缓开口:“桃庄今天闹腾,桂枝和同裕懂礼谦让没有吭声,可是我这个当妈的必须说几句公道话!”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徐云英读过几年书,识得一些字,从书里学到了很多道理。我的孩子,只要读书得进去的,我都供!这是为人父母的责任。不要说桂枝,后面桂叶、星华、成华、建华只要想读,我砸锅卖铁也都供他们读?!?br>  
      桃庄听到这里,一颗心真是拔凉拔凉的。良华虽好,但弟妹多、负担重啊。不行,必须得让陆桂枝把这个重担接过去。想到这里,她撇了撇嘴:“读书好哇,反正大姐已经考上大学,吃上了公家饭,那就带着弟弟妹妹们一起努力呗?!?br>  
      徐云英是什么人?一听桃庄的话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桂枝能够考上大学、找到好工作、嫁个读书人,那是她的本事、她的造化!”
      
      徐云英目光似电,直直地望向陆良华。陆良华有点心慌,刚才那点自认为可以当省城干部的小膨胀瞬间被戳破,他张了张嘴,想说两句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闭上了嘴。
      
      桃庄嘟囔了一句什么,声音太小根本听不清楚。
      
      徐云英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桂枝五岁学会了到处要帐,丁点大就打猪草、带弟妹,长大一点和大人一起下地做农活,插秧、割稻、挑担子……哪样没做过?”
      
      陆桂枝听到这里,眼泪夺眶而出。她想起每年到了年前,父亲陆春林做蔑活的钱要不回来,就派她出去。母亲徐云英一句一句地教她——
      
      就等别人家吃饭的时候上门,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说:“叔叔、婶婶,你们家还吃得上饭咧,我们家已经揭不开锅了,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吧?!?br>  
      遇到心善的,看她人小可怜打发她几毛钱;若是遇上心狠的,不耐烦地把她推搡出去,还要骂她:“我家也没钱,你这个讨债鬼!”
      
      陆桂枝眼泪汪汪一家一家地要帐,哪怕心里再难过也得开口、哀求,因为钱要不回来,家里就没办法过个好年。
      
      陆良华看了一眼大姐,眼前突然闪过小时候趴在她背上打猪草的场景,心中有了些触动。
      
      徐云英心里清楚,七个孩子中她亏欠桂枝最多。她停顿了一下,让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才能够把话说完。
      
      “读书,是桂枝一边忙农活一边读出来的。家里穷,没办法,后面六个孩子,你们谁都没有桂枝吃的苦多!农村娃娃能够考上大学,全靠勤奋、努力、刻苦。她读大学没有花家里一分钱,每个学期还省下粮票和饭菜带回家来?!?br>  
      桂枝刚上班的时候,每个月只有四十二块钱,她只留给自己十块钱吃饭,其余都交给我。只要娘家开口,她宁可自己吃苦挨饿都要送钱、送东西过来。你们后面几个能够长得这么好,都得对大姐说一声谢谢!”
      
      老七陆建华乖巧地抱着陆桂枝的大腿,仰着脸说:“大姐,你对我最好了?!?br>  
      陆桂枝心中一阵酸楚,感觉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徐云英继续往下说,声音渐渐拔高:“我给谁带娃,给谁杀鸡、煎蛋,那是我徐云英的本事,还轮不到杨桃庄来说嘴!
      
      你们若是不满意,那就分家单过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