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威尼斯人游戏网址最高占成: 虐文女主刀在手[快穿]

作者:桂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凤阙九重殇之长公主》

      苍若毫不犹豫地接了任务,但不舍得白扔那一万积分,因为她现在没空儿,知道了任务内容也没空儿去完成。

      她现在顾不得其他,兵贵神速,她只想一击而中攻占敌国京城。

      说不定到时候,耀耀沉不住气,会直接告诉她任务内容。

      三千兵卒吃饱喝足,马匹也都饮水喂足了草料,苍若把帐篷锅灶粮草等等收入纳芥,保证兵卒们轻装上阵。

      并且,她吩咐把昏迷不醒的楚幽莲五花大绑,塞到凤辇中的床榻下。

      至于申屠容,他想离开还是想做什么,她不想拦也拦不住,随他去。

      队伍低调上路。

      昨晚,苍若用五千积分兑换了一张地图,京城周围的地貌路线一目了然。

      她发现了一条通往京城的秘密路径,毫不犹豫决定走这条路线。

      队伍当然可以选择走官道,如果遇见盘查的官兵,亮出来和亲盟约等等文书,就可以通行。

      但是那样很浪费时间不说,郭鹏那些人万一有谁露出了破绽,就会引起官兵的怀疑。

      尤其是某人那颗令人无法忽视的光脑袋,任谁看见都会脑补出几万字的狗血剧情。

      一旦被官兵缠住就会贻误最佳战机。

      今天,苍若穿了一身藕色劲装,戴了同色系的面纱斗笠,骑马走在最前面。

      没多久,申屠容骑马赶上来并行,他换了一身白色劲装,清绝英挺中更显儒雅。

      苍若瞥了眼那丝毫不损颜值的光脑袋,眸光呆了呆,扬鞭策马跑出老远。

      申屠容跟在后面,眉峰微蹙,终是没有戴斗笠遮盖光脑袋。

      郭鹏那些人很有默契地慢慢落在队伍的最后面,当队伍踏上一条羊肠小道时,他们掉队离开。

      从此,他们再不用战战兢兢勾心斗角过日子,终于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退休养老日子,这一切还得感谢太子妃。

      这条羊肠小道是羊倌以及樵夫药农踩踏出来的,走到尽头便是皇室猎场。

      由于藏在山崖之下,因此官府一直未发现这条羊肠小道。

      再加上现在还未日出,崖中山雾笼罩,神鬼不觉这支队伍的存在。

      苍若把凤辇收入一个空储物戒,暗呼天助我也,天时有了,地利有了,人和……应该也有吧?

      申屠容这家伙应该不会在关键时刻倒戈相向吧?

      她的脑海间忽地浮起那一幕,申屠容一袭白衣执剑刺来,裹挟着万钧雷霆之势,杀意席卷天地……

      不由自主,她打了个寒噤……申屠容很危险,是个变数,尽早甩脱为好。

      变数·申屠容蹙起的眉峰一直放不下来……

      日出时,队伍悄然潜入皇室猎场,这里距离京城约莫五里左右。

      兵临城下只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忽然一阵人喊马嘶……

      “陛下射中了一头母鹿,陛下神勇无敌!看这头鹿肚子这么大,肚里的崽儿肯定不小了,鹿胎可是大补之物……”

      “三皇子射中了一只母兔子,三皇子箭法超群……”

      “骠骑将军射中了……”

      ……

      苍若对打猎并不陌生,她和养父以及哥哥打猎时有讲究,首先,绝对不会射杀怀孕的动物。

      其次不会射杀鹿和兔子,因为它们都温驯可爱。

      野鹿的眼神特别宁静安详,野兔在林间蹦蹦跳跳,都特别治愈。

      此刻,苍若看见被射杀的野鹿野兔血淋淋的,惨不忍睹。

      一个个死不瞑目不说,凸起的肚子微微颤动着……

      可以想象,腹中的幼崽如何绝望垂死挣扎……

      苍若刹那红了眼,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引来对方的一片惊呼,张弓搭箭,箭矢如飞蝗。

      苍若本能地夺命三连发,她的□□都是特制精铁打造,硬度极高。

      撞飞了来箭后微微一偏直奔目标!

      噗噗噗!

      惨叫声此起彼伏!

      巽震国的皇帝申屠雄,以及陪他狩猎的皇子武将无不中箭,不是半个脖子被射穿,就是胸膛大腿被射中,箭矢深没。

      跟随过来的那几百侍卫也没得了好,被苍若那三千兵卒冲上来,悉数俘虏五花大绑。

      那些野鹿野兔那般凄惨……苍若愤懑难平,将射出去的十几支□□一一“收”回来,仔细擦拭掉上面的血渍。

      于是惨叫声不绝于耳。

      “谁让你埋了???我能救活它们……”

      苍若一转头,看见申屠容已经挖坑埋掉了那些野鹿野兔,她大声喝斥着,发了疯似的用手刨土。

      “白痴!它们都被箭矢穿喉,死透了,不埋了,你煮了吃?”

      申屠容微喘着,清冷疏离的眼神中,嘲讽不掩。

      这样,毫无悬念地触怒了苍若,“一丘之貉!都不是好东西,都该死!”

      她直身的瞬间,拔剑直奔申屠容的脖颈,剑锋凌冽。

      申屠容毫无惧色,不躲不闪,微阖双眸,甚至扬起下巴拔了拔紧致修长的脖颈。

      苍若骤然看见申屠容的肩头那儿白衫染血,显而易见,他旧伤崩裂,她马上收力,剑尖距离申屠容的脖颈不到一指宽。

      这家伙眉头都不皱一下……苍若的心跳狠狠漏了一拍,挑目望向申屠雄等人。

      申屠雄半个脖子没了,双手捂着汩汩流血的半拉脖子,目光阴鸷瞪着她。

      包括申屠雄在内的所有人都疑惑不解,这个女魔头是谁?

      申屠容怎么秃了?

      “快死了的人听清了,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我就是艮胤国来的和亲公主苍若,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尽管化作厉鬼来寻仇?!?br>
      苍若重重扫了眼申屠雄,后者眼神更加阴鸷恶毒,似极了随时会择人而噬的毒蛇。

      忽地脑袋一歪,申屠雄断气而亡。

      对此,申屠容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你不能杀小莲!”

      苍若拎出来楚幽莲,人还是昏迷不醒,“你带她私奔?”

      酸溜溜的而不自知!

      这人就不能把夜游的那些话白天说给她?还是潜意识里不打算和她光明正大来往?

      申屠容目光陡然冷澈,薄唇抿了抿,转过头去。

      苍若等了片刻,把楚幽莲和这些俘虏,不论死活,都丢进了一个空储物戒。

      “你家江山你要不要?不要我就送人了!”

      前有箭伤血债,现在又多了杀父之仇,苍若强行掐灭了那一缕旖旎幻想。

      原书的狗血剧情狠狠地戳着她的神经。

      为了巩固申屠容的太子之位,她一次次率兵攻打周围邻国,最后除了艮胤国,其他邻国都俯首称臣。

      申屠容登基之日也是她被休日,而且,在他和白月光的新婚夜,他故意让她观瞻床笫之欢。

      在白月光累得昏睡后他和她行欢,还说如果她有了孕就收她为侧妃。

      等她有孕后,白月光舞剑庆祝时“无意”把她弄得毁了容,当晚他一整夜都在安慰寻死觅活的白月光,她趁机带球跑。

      不久,他亲自带兵攻打艮胤国,城破之日,在京城的城头将她的养父母和哥哥五花大绑,只为了逼她现身。

      她不得不现身的那一刻,养父母和哥哥一起从城头坠亡,家破人亡的极致悲痛,她承受不住导致小产。

      那晚,申屠容还强取她的心头血疗伤,并且许诺娶她为平妃。

      对此,苍若心里呵呵哒,所以她先下手为强掌控了主动权。

      只要申屠容接手了他家江山,和白月光相爱相杀,她就可以独自美丽。

      家有江山继承·申屠容眉眼清淡,声线平静,“留不住你的江山有何用?”

      苍若又猝不及防地乱了心跳,这人越冷越撩,真不像是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年轻,迷死她了快。

      “不要拉倒!”苍若丢下一句,扬鞭策马而去。

      申屠容毫不犹豫,催马跟上。

      三千兵卒:驸马爷由着公主随便造???

      半柱香的时间后,苍若率领三千铁骑兵临城下,她用了五个时间凝固剂,三千兵卒顺着云梯上了城墙,兵不血刃攻占京城。

      金銮殿上,湛王申屠烈正代理早朝,猛然听得外面人喊马嘶,他拉出佩剑带着文武大臣冲出来。

      约莫一千铁骑分列殿外两侧,半空中祥云瑞霭氤氲不散,一朵莲花状白云徐徐落下,云朵上站着一袭红色广袖流仙裙的苍若。

      申屠烈哪见过这样仙的派头,顿时瞠目结舌,跪伏在地,“叩迎天仙下凡!我等叩迎天仙!”

      苍若这具身体的修为还没达到这样仙,她掐了个驭云诀,故意制造出来这样的氛围。

      “我,苍若,艮胤国的和亲公主?!?br>
      话落间,苍若把储物戒里的活人和死人都弄了出来,东倒西歪倒了一地。

      申屠烈一下锁定了申屠雄的尸体,眸光微沉了沉,其他的文武大臣都吓得战战兢兢,面面相觑。

      “藏珠公主,你这是何意?”申屠烈轻易地看见了申屠容,因为申屠容一袭白衣,而且那颗光脑袋自带吸睛属性。

      “郭鹏那些人都被乱刀砍死了,我懒得带人头,只带了这些,湛王是聪明人,我只问一句,你想不想当皇帝?”

      苍若不动声色地为郭鹏等人善后。

      申屠烈马上吩咐文武大臣回殿内候着,然后凑近询问,“藏珠公主的附加条件?”

      “臣服于艮胤国,不以任何理由发动战事?!辈匀羲底?,将一颗早已兑换的幻蔻丹逐入申屠烈的眉心。

      申屠烈毫无抗拒之色,面带疑惑地盯着昏迷不醒的楚幽莲。

      苍若轻描淡写,“楚幽莲携容太子刺杀我,贵国作何交代?”

      至此,申屠烈已猜到京城被苍若完全控制,“藏珠公主,稍等片刻,本王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br>
      好战皇帝申屠雄死了,巽震国现在就是一盘散沙,苍若寻思着申屠烈一时半会儿也捋不顺。

      “湛王,我在皇后的凰翠宫等着你的交代?!?br>
      现任皇后就是申屠容的生母虞卿,原书里粗略交代他们母子感情寡淡。

      苍若想要看看有多寡淡,再寡淡也应该会逼迫申屠容报杀父之仇。

      那样,原书里那些虐身虐心的狗血剧情就不会发生了。

      申屠烈还没说什么,两个嬷嬷气喘吁吁跑过来禀报,“湛王……大事不好了,皇后娘娘听闻陛下驾崩悲痛万分,服毒自尽了?!?br>
      又有两个小太监气喘吁吁跑过来禀报,“湛王……二皇子听闻陛下驾崩悲痛万分,服毒自尽了?!?br>
      苍若知道,二皇子申屠弈是申屠容同父同母的孪生弟弟。

      短短的时间内,父母和弟弟都死了,申屠容也会悲痛万分服毒自尽吧?

      申屠容正望着一处飞檐发呆,试得苍若看他,四目相对,他眼底冰霜密缀。

      苍若被冷得打了个寒噤……这人不会自尽的,应该会报这个血海深仇。

      “藏珠公主,现在,你还打算暂居凰翠宫?还是暂居太子府?”申屠烈小心翼翼地试探。

      苍若从来没想当个规规矩矩的和亲太子妃,“凰翠宫!”

      申屠烈点头说好,吩咐下去,暂时把三人的遗体都停放在二皇子的府邸中。

      苍若试得饥肠辘辘,她去了御膳房,亲自掌勺弄了四菜一汤一粥,吃饱喝足。

      离开前,她吩咐兵卒们轮流来御膳房吃饭,并且,这里要留下二百人手守着,免得御厨在饭菜中动手脚。

      带人去了凰翠宫,苍若没看见申屠容,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甩脱了一个大尾巴。

      她活成了申屠容厌恶的模样,应该不会再有虐身虐心的剧情了吧?

      凰翠宫很大,不过主卧并不大。

      大概是湛王吩咐过了,主卧的窗帘床帏被褥都换了新的,素淡干净。

      虽然门外有兵卒们轮班把守,苍若还是反插了门才去午睡。

      在她睡醒后,有兵卒禀报,湛王还在和文武大臣商讨中,传出话来今晚要通宵商讨。

      京城六部和皇宫都在她的掌控中,这就等于巽震国的京城处于瘫痪状态,湛王和那些文武大臣比她更着急。

      当晚三更时,申屠容又犯了夜游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苍若:困死了,有病吃药别烦我。
    申屠容:药是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