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堂女优MG电子: 你别梦见我

作者:醇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冬青

      036.冬青
      
      跨年的前两天。
      临近元旦,学校里充斥着欢快的气氛,临近期末周,虽然学生们都忙着学习,却也没扰着期待新年的到来。
      
      左祐坐在桌子前看着日历,宋朗鸣约的自己是在跨年当天晚上去玩,她思索了一下,然后给家里拨了通电话,告诉妈妈今年元旦先不回去了。
      一是假期时间太短来回赶路匆忙,二是马上期末,要准备复习各科的考试内容。
      
      跟妈妈打完电话,左祐直接打给了林笑晏。
      
      “什么?!你元旦不回来啦?”林笑晏听完她说的事情,惊讶道:“我都开始准备咱们跨年吃喝拉撒计划了呢你跟我讲不回来了!”
      
      “这不是时间太紧嘛,我很快就考完试回来了,有的是时间一起玩嘛?!弊蟮v跟她撒着娇,往年都是三个人一起跨年,今年不能一起确实有点遗憾。
      
      “那没办法了?!绷中﹃烫究谄?,而后突然想到什么,狐疑吐槽:“跨年都不要兄弟们,是不是有新欢了?有男人了??”
      
      林笑晏一针见血,左祐被问到了,想着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就把认识宋朗鸣到现在的所有关于他的事情都跟林笑晏讲了。
      她听完,直直吸气,感叹道:“姐妹,这你等什么不冲他??人家都这么追你了?!?br>  
      “啊,可是我...”左祐犹犹豫豫,不知道该怎么把心里的想法说清楚。
      
      “我知道,你现在就是让傅钟吃得太死,其实没必要呀,要我说他都拒绝你了,你何必在他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林笑晏苦口婆心:“对傅钟到底是哪种喜欢,你自己有没有掂量清楚呀?是憧憬,还是爱慕?”
      
      “现在有这么一个帅气阳光体育生疯狂追求你,你也好歹看看人家,感情都是可以培养的嘛,你都不正眼看人家,你怎么知道你和他合不合适呢?在华大的这一年多搞几个男人不爽嘛?!?br>  
      “说的都是些什么浑话?!弊蟮v被她逗笑了,然后把她的话放心里思量,然后说:“行,我,我试试吧?!?br>  
      “嗯嗯,争取放假把妹夫带回来哈~”
      
      “哎哟,你可少操心吧?!?br>  
      左祐挂了电话,不禁敛眸,笑容一点点减淡。
      对于傅钟,她是不是真的该放下了呢?就当做是一个朋友,当做一个憧憬的奋斗目标,是不是就是最优解了呢。
      
      想着这些,左祐不禁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花板发呆。
      
      ***
      眨眼间,就来到了跨年当天。
      今天正好是个周五,上课的时候,学生们脸上的表情比平时要轻松一些,老师都停下来跟大家聊一聊元旦的话题,当做放松。
      下午的课结束后,校园里热闹纷呈,回家的回家,约着一起出去跨年的三五成群也往外走着。
      
      校门口比平时要热闹一倍。
      
      左祐站在镜子前,反复检查妆容和穿着。
      因为待会去的地方不认识的人肯定很多,她刚刚还在忐忑,因为并不是很会与陌生人交际。
      
      但是快速掩盖这种忐忑的,是期待。
      对宋朗鸣的期待。
      
      自从听了上次林笑晏对她的劝说,左祐逐渐转变了思考方式。
      一直以来她的眼里只有傅钟,就自然而然地忽略了别人,虽然自己确实明确拒绝过人家,但是宋朗鸣的坚持,让她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所以,她愿意,尝试着踏出一步去看看。
      
      尝试过再拒绝,或者同意,也算是对宋朗鸣坚持的一个尊重吧。
      
      晚上七点半,她联系宋朗鸣,对方说因为他去定房间之类的事情,只能先去准备,要她自己过去。
      说完发了一个位置给她,是学院路附近的一个ktv酒吧。
      
      坐车前往的路上,左祐的心跳比平时要快很多,她试想待会遇到的各种场景,想着自己该怎样反应最为合适得体,怎么减少融入的尴尬。
      
      还有,今年的跨年将会怎么度过呢宋朗铭好像一直蛮会布置这些活动的,会不会去附近的时代广场和人们一起欢庆倒数,还是会在某个楼顶看烟花
      
      想着这些,她不乏更加期待。
      
      这间ktv跟之前她和别人去的ktv不太一样,左祐进去以后,大厅十分吵闹,右手边的卡座区有歌手在演唱,灯光乱闪,音乐震耳欲聋。
      左祐不太习惯这种环境,不过她没有多停留,马上往左面的包间区找去。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看着微信里宋朗鸣给的房间名称找着。
      走廊的灯光也是那种比较暧昧昏暗的,在她看来所有房间都长一个样子。
      
      找对房间,左祐轻轻敲了敲,推开门。一瞬间,吵闹的欢笑声伴着酒味,烟味袭来。
      左祐不经意地蹙了蹙眉头。
      
      宋朗鸣正在跟一个男生喝酒,正好看到她来,赶紧站起来,走向她。
      
      左祐扬起个笑,对他挥挥手。
      
      宋朗鸣走过来,他似乎已经喝了不少,直接揽过她的肩膀很是亲昵,左祐身形忍不住一僵。
      
      “哟!这是谁??!”有个男生起哄着问。
      
      “我不是说今天给你们介绍个朋友吗!就是这位,左祐!”宋朗鸣露着明朗的笑容,与平时不太一样,含着多了份的自信。
      
      “哦哦!懂了!嫂子吧这是!”
      “嫂子好嫂子好!”
      “嫂子真漂亮!”
      
      左祐尴尬地笑了一声后,摆摆手,在这铺天盖地的起哄声中找不到缝隙解释。
      他握着自己肩头的温度越来越热,紧得她喘不过气,左祐左右挣脱开,露着礼貌的微笑:“先坐吧?!?br>  
      “嫂子你们坐这!来,二狗子给拿酒!”一个男生招呼他们。
      
      一杯满满的啤酒噔的一声放在了她的面前,左祐看了眼,然后拒绝着:“我,我不喝酒了吧?!?br>  
      “今天跨年高兴,喝点无所谓,我晚点送你回去?!彼卫拭似鹄?,往她手里递。
      
      “就是??!嫂子别客气,要是喝多了回头跟老宋旁边开个房休息就行!”
      
      左祐抬眼,盯着说这话的男生,他脸上带着明显是喝多了才会露出来的傻气笑容,又有点让人反感的滑头。然后又扫了一眼几个桌子上倒着,立着的一堆空酒瓶子,问宋朗鸣:“你喝了不少酒吧?少喝点?!?br>  
      “哎呀这个你就别管了,不多,我们这还得再玩到半夜呢,就这些,上次直接整了四轮?!彼卫拭褂械阊笱蟮靡獾挠锲?。
      
      “今天,你们就在这里跨年吗?”左祐接过他的酒,轻轻地问。
      
      宋朗鸣傻兮兮乐了两声,又灌了口酒:“啊,不然呢,还上哪跨去啊?!?br>  
      喝多了的宋朗鸣,完全没了平时的样子,像是变了个人。
      也是,贪酒的人,不都是一个德行。
      
      左祐勾勾唇,似是有些自嘲的意味。
      
      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放下,拿起包,说:“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吧?!?br>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推开门的瞬间,稍微清新一点的空气终于让头晕脑胀的左祐清醒了一点。
      
      没走出去两步,就听见宋朗鸣追了出来:“左祐!你去哪??!”
      
      她没回头,接着往前走。
      
      但是男生速度太快,三两步就追上她,宋朗鸣霸道地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把她往一边墙上一带。
      男生没控制力度,左祐磕在了墙面上,吃痛地皱紧了眉,“你干什么宋朗鸣?”
      
      “我还要问你怎么了呢?你说说,从进门到现在,你都没给过我好脸色,”宋朗鸣一步步接近,最后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问:“我还跟我兄弟们说你的好,大伙都等着跟你一起玩,结果你可是一点面子不给我?”
      
      “你,”左祐被气得胸闷,说:“你跟他们说我的好,就是一口一个嫂子强逼着我跟你暧昧?我问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
      
      “不是...你今天都来了,不就是?!彼卫拭档秸?,停了一下,胡搅蛮缠道:“不就是表示愿意跟我更进一步么?”
      
      “你真应该好好听听你说的是什么鬼话,如果知道还有这层意思,我是不会来的?!弊蟮v气不过,也吵不过,扭头就要离开。
      
      谁知道,喝多了的宋朗鸣已经不再理智,他伸出双手砰的拍在她头边的墙壁上,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前,拔高了声调:“左祐!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浓烈的酒臭味和烟味喷到她的脸上,还有这震耳的喊声,让左祐瞬间窒息。
      像被人掐住了喉咙,死死攥住,挣脱不得。
      
      【这日子没法过了!】
      【滚!你给我滚!你死在外面最好??!】
      【你他妈跟谁说滚呢?!你跟谁说滚呢???!】
      
      【嚓!砰!哗啦——】
      
      【爸爸...你不要再喝酒了?!?br>  【爸爸...妈妈走了,爸爸?!?br>  
      就像条件反射一般,左祐的眼泪刷地掉了出来,她瞪大空洞的眼睛,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做出一副自我?;さ淖耸?,浑身颤抖不止。
      
      “你这是干什么,你!”宋朗鸣不懂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话说到一半,自己的后颈突然被猛地一扯,强行被扯开。
      
      “谁,我操他妈谁??!”宋朗鸣使劲挣扎了两下,然后转身看见了一脸阴沉的傅钟。
      
      傅钟眼神阴冷,扫了他一眼,然后走过去把左祐护在身后。
      男生外套上的清新味道传进她的鼻息,左祐好像一条缺氧的鱼儿入了水,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死死地握住了他的手。
      
      傅钟被身后女孩的举动搞得一愣,下一刻紧紧地回握住了她的手。
      
      “傅钟?你来干嘛?!”宋朗鸣看清他,又看到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不满地问:“你俩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我来接她的?!备抵悠绞蹦歉蔽氯笮τ谋砬榇耸毕Т?,眼神阴沉没有一丁点温度,懒得再多看他一眼,拉着左祐就要走。
      
      宋朗鸣又要拦,“你不能带走她!你跟她什么关系!我不能让她就这么跟陌生人走!”
      
      傅钟回头,然后晃了晃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嗤笑道:“还不懂?”
      然后带着人离开了。
      
      宋朗鸣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像是脱力一样靠在墙边,有点懊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两人一走出KTV,到了街边空地,傅钟就撒开她,眉头比刚刚皱的更紧了,冷声道:“什么人你就敢跟他们喝酒?给你两个甜枣就跟别人跑了?”
      
      左祐刚刚流的眼泪干了些,空洞的眼神恢复了些光泽,但还是一直低着头盯着脚下。
      没有说话,像是被吓到还没好。
      
      “如果我今天不...不路过,你怎么办?一个醉鬼会对你做什么事情,你敢想么?”他露着显而易见的急切,一句一句,击打质问着左祐。
      
      “喜欢他么?你就那么喜欢他?就那么想谈恋爱?明明……”傅钟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明明。
      前两天还追着说喜欢我。
      
      莫名的委屈,将她已经收回的泪意掀起来,左祐热了眼眶,吼他:“傅钟,你又凭什么对我说这些话?!”
      
      【对傅钟到底是哪种喜欢,你自己有没有掂量清楚呀?是憧憬,还是爱慕?】
      就在刚刚,她突然明白一件事。
      
      宋朗鸣给了她热情,耐心,温柔。
      这些都是傅钟不曾对她有过的,而且,他在前阵子还那样开玩笑,戏谑般地回绝了自己认真的告白。
      
      他明明那么过分。
      但是,但是。
      
      知道她讨厌烟熏缭绕的环境,知道她不喜嗜酒成瘾,耍酒疯的人,知道有人对她大声吼叫她就会窒息心悸。所以才会赶过来,来接她。
      知道这些,并惦记至今的。
      
      也只有他一人。
      
      在受委屈的时候,想要一头栽进他怀里,放肆去依赖,放肆去哭。
      而且,是只对一人有效的冲动。
      
      如果只是崇拜,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情吧。她想。
      
      就是因为确定了自己的心思,对他的感情,所以才会让她如此酸涩和委屈。
      
      左祐上前狠狠地推了他一下,然后抱怨道:“如果只是为了韩阿姨让你照顾我,你大可不必勉强自己,我什么都不会跟阿姨说,你现在这样涉足我的生活,会让我误会?!?br>  
      “误会什么?!?br>  
      “误会你喜欢我,傅钟,你喜欢我吗?”左祐抬头,直视他的眼睛,却没从其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低下头退一步,“那就不要管我?!?br>  
      傅钟看着她,片刻,抬腿离开。
      
      寒冬又冷了一分。
      左祐赌气,默默蹲下,哪也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就呆呆地蹲着。
      
      跨年夜,她一人蹲在寒冬之中,她与周围的热闹格格不入。
      好孤独啊,怎么就会成了现在这样了呢。
      
      眼泪滑到鼻尖,划过肌肤,痒痒的。
      在她泪眼模糊的前方,左祐看到一抹身影冲着她一步步走来。
      
      最后,傅钟站在她身前,沉沉地缓了口气,无奈地蹲下身,哄着:“我从不管别人闲事,但你今天,必须跟着我?!?br>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我写文的第1999天!明天就是第2000天了,真的是一眨眼的功夫。
    很高兴,别梦可以陪伴我走过这个里程碑,希望以后越来越好吧,希望自己坚持的事情可以收获果实。
    //
    【冬青】:
    如今我还记得我们初遇的场景,那是17年的夏天。
    当时我正打算尝试写第一本电竞题材的文,所有都是第一次尝试,那时候我遇到了你。
    我看到了你的封赏,我想着,把星屑的封面交给你,也许会不错。
    于是,我们有了第一次合作,星屑的封面。
    这张封面,陪伴了星屑一千多天至今。后来,我的所有封面几乎都由你手中诞生,读者对于文的第一印象,就出在这篇文章的封面,将这重要的第一印象交给你来做,我再放心不过。
    虽然那时候你留言给我,说暑假的回忆许多都是跟我一起制造的,是你回圈后陪你一起成长的,最爱的作者。偶尔会因为我,你的名字逐渐被人熟知。
    其实我也是呀,因为每次能和你合作去完成一个东西,才让我每次打开新故事的时候多了一份特别的力量,这种羁绊,是无法准确描述的吧。
    从17年到19年,14个封面,我走过的每一步,立下的每一座里程碑,都有你的名字。
    虽然可惜,之后因为各种原因,我们不再合作,但是情谊不会变,那些漂亮精美的封面,记录着一切,一切都不会随着时间被忘却。
    如今在这里,还是想再次,好好地说上一句感谢,感谢你的陪伴。
    希望你过得都好,以后,事事顺利。
    我一直在啦,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记得都有我的一份支持哦。
    幸好一路有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