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VIP提款保证5分钟内到帐: 滥情

作者:倾天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滥情12

      温穗岁回到KTV包厢,手握住扶把迟迟没有推门而入,她垂着头,长睫在眼窝处打下一片阴影,刘海遮在侧脸,令人捉摸不透她的神情。
      
      片刻,她转身去了厕所。
      
      一个衣着暴露的红发女人倚在门口吸烟,她道:“能借我一根吗?”
      
      女人挑眉看着她,咬住烟无所谓地从烟包里拿了一根,见她两手空空:“打火机用吗?”
      
      温穗岁摇头,夹着烟放到嘴里,然后从裙子侧袋拿出一个精致的银色打火机,上面有一个女人的背影怀抱镜子,花纹缠绕,看起来格外精致。
      
      温穗岁姿态娴熟地用它点燃烟头,眼神迷离地吐出一团云雾。
      
      女人看见后眼睛一亮:“你这个打火机挺好看!哪来的?多少钱,卖给我呗?!?br>  
      “一个伯伯送的,不卖?!?br>  
      镜子里的女人一举一动透着骨子里的高傲冷艳,偏她面上的神态又矛盾地格外颓败,令她充满了神秘的故事感。
      
      她像是在看镜子,又仿佛在透过镜子回忆其他人。
      
      一开始她并不喜欢抽烟。
      
      只是父母车祸身亡,集团破产,十七岁那年,她从昔日高高在上的珠宝千金一夜之间沦为校园里人尽可欺的小可怜。
      
      贵族学院里,没有公平人权可言,谁有权有势就站在食物链顶端,人性的阴暗面在这里一览无余。
      
      反抗,只会招来更肆无忌惮的欺凌。
      
      于是温穗岁学会了抽烟。
      
      短暂的逃避可耻,但有用。
      
      后来沈承晔回来了,说来好笑,他自己不喜欢吸烟,便也不允许她也吸烟,多次劝诫都被无视后。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现在怎么把我当个小孩似的,下次一定?!蹦昵岬奈滤胨瓿樽叛贪诎谑?,不以为然地转身想走。
      
      没想到沈承晔长臂一伸拽陡然住她的后脖颈,将其压在树干上,夺过她嘴里的烟吸了口,然后在温穗岁不明所以地错愕目光中——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低下头,狠狠吻了上去。
      
      彼时正逢盛夏,蝉鸣声愈发高昂悠远,阳光穿透紫薇树摇曳的树枝,在他们火热深拥的身体上映下斑驳的细碎光影。
      
      这是一个席卷一切的强势深吻。沈承晔不容拒绝地撬开她的齿关,将那团烟雾渡了过去,颤栗感顺着尾椎骨直窜头皮,温穗岁被呛得眼里泛起泪花,呜咽着挣扎想推开他。
      
      “呜呜呜呜!”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惹来怜惜,男人遒劲有力的身子将她压得浑身发疼,骨头都要被揉碎。龙舌在她口腔里肆无忌惮地攻略城池,生猛的力道仿佛要把她拆吞入腹。
      
      有那么一刻,温穗岁真的以为自己要被他一口口吞下去。
      
      就在她呼吸枯竭,觉得自己大概是史上第一个被吻死过去的女人时。沈承晔终于大发慈悲松开了她,温穗岁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汲取呼吸。
      
      沈承晔桃花眸里毫不掩饰的欲望浮沉,与他矜冷凉薄的面庞形成强烈反差。
      
      “还吸吗?”他问。
      
      温穗岁:“……”
      
      “你怎么敢!”
      
      见他眼眸一眯似乎又要吻下来,温穗岁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识时务道:“不吸了,再也不吸了!”
      
      沈承晔很满意她这幅乖巧温顺的模样,侧下头低低笑出声,同她耳鬓厮磨,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廓之中:“碎碎真乖?!?br>  
      温穗岁只觉得唇瓣又麻又疼,她恼道:“你是小狗吗?用咬我做领地标记?”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来着?
      
      他说:
      
      “碎碎太抢手了,防止你哪天没良心忘记我。既然你喜欢吸烟,我就要让你记住,我和你接吻是烟味的?!?br>  
      “这样的话,你以后吸烟就都能想起我和你接吻的味道?!?br>  
      温穗岁嗤笑出声。
      
      沈承晔成功了。
      
      她不仅每每吸烟的时候会想起他,就连看到那个同他样貌相似的替身与别的女人亲密接触,都会忍不住心如刀绞。
      
      真没骨气。
      
      她拧眉厌恶地攥紧心脏前的布料。
      
      “为情所困?!迸梭贫ǎ骸澳闶遣皇窃谙肽罹汕槿??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人了,一开始,她们可能只是想,要是陪在他身边就好了;陪在身边又想,要是能和他在一起就好了;在一起后又忍不住开始奢求真心……人就是这样,贪得无厌,得到了一点又想奢求更多,欲望像是一个无底洞般?!?br>  
      “真心?世上哪有那么多真心?!?br>  
      “骗子倒是真心的,因为他是在真心的骗你?!?br>  
      温穗岁扯了扯唇。
      
      女人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到垃圾桶里。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温穗岁忽然道。
      
      女人背影一僵,随后潇洒地摆手:“不知道,可能我大众脸吧?!?br>  
      ……
      
      尤语曼跟在顾闻舟身后,虽然面上不显,她内心却很是得意。
      
      虽然不知道顾哥哥为什么和温穗岁在一起,但他果然不喜欢温穗岁!
      
      可在电梯口,顾闻舟脚步一下子停止了。
      
      “顾哥哥……?”尤语曼心里“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什么东西正从她手中悄然流逝。
      
      “你自己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惫宋胖壅鄯祷厝?。
      
      尤语曼惊慌失措地冲他的背影喊:“顾哥哥!”
      
      可顾闻舟,自始至终都不曾为她停下过步伐。
      
      他跟在醉酒步履蹒跚的温穗岁身后,眼睁睁看着她在KTV包厢前踌躇许久,最后转身去了厕所。
      
      半眯起眸,走到她刚刚包厢外的位置。
      
      点歌系统不知何时暂停,公子哥们道:“温穗岁就这么出去,老陈你就不怕她跑了?或者找人来?”
      
      “跑?她敢!她的合同还在我手里,没我的同意,看哪家公司敢签她!”老陈道,“找人就更不可能了,找她那个小白脸赛车手吗?他要是想管早管了,大半夜还放自己的女人出来,恐怕是玩腻了早就想扔了吧!”
      
      众人哄堂大笑。
      
      顾闻舟眼底戾气一闪而过。
      
      “老陈你行??!温穗岁都能被你搞上,什么时候给哥几个分享分享呗?”他们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等她回来,你们继续灌她酒!今天我一定要把她训得老老实实,再给哥几个玩!”
      
      顾闻舟砰”地一脚踹开门,巨响引得包厢里的人一个激灵,视线齐齐投向他。
      
      “是你!”陈总被吹捧飘飘然找不到东南西北:“我还没收拾你,你就自己先找上门了!兄弟们,我说的小白脸就是他!你们给我收拾他!”
      
      顾闻舟抬步朝他走来。
      
      怎么突然没声了?
      
      陈总疑惑地回头,就见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公子哥们全都宛若老鼠见了猫般瑟瑟发抖,最先计时的那个咽了口唾沫,颤抖着唇片:“顾、顾哥?!?br>  
      “你们还跟他客气什么?上??!”陈总还在不知死活地叫嚣,他一巴掌甩了过去:“你他妈给爷闭嘴!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顾哥,你怎么回来……不,您怎么来了?”他讨好地露出一抹笑。
      
      “是啊是啊,顾哥你回来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大家好为你接风洗尘??!”
      
      要说京圈里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有什么害怕的,那绝对是顾闻舟!
      
      从小顾闻舟就是长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可是只有他们知道顾闻舟的本性到底有多黑。但凡是能在家长雷电蹦迪的事,九成都是顾闻舟领头带着他们做的。
      
      然后家长们还觉得是他们带坏的顾闻舟。
      
      天地良心!顾闻舟还用他们带坏?
      
      那些年凡是招惹他的,下场无一不被明里暗里折磨得很惨。不止是身体上,还有心灵上的,简直把恣意妄为四个字贯彻的淋漓尽致。
      
      这导致他们现在只要一听到顾闻舟的名字,就立刻条件反射性地一抖身子,方圆十里瞬间寂静无声,比他们亲爹来了都管用。
      
      后来顾闻舟和顾老爷子闹翻出国学赛车,他们激动的一整夜没睡,第二天一早直接买了五把十万响鞭炮聚在一块手舞足蹈庆祝这个魔头离开!
      
      老天有眼!
      
      时隔九年,那种被支配的恐惧它又回来了!
      
      “谁给你们的胆子,欺负我的人?嗯?”顾闻舟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睥睨着他们。
      
      他将手中的礼袋放在桌上,拿起空酒瓶往桌角狠狠一砸,酒瓶四分五裂,残留的酒水迸溅到陈总身上。
      
      计时的公子哥最先没忍住,双腿一软,“啪”地跪在地上求饶:“顾哥!顾哥我错了!我不知道温穗岁是你的人!我要是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
      
      此时他恨急了把他叫过来的陈总。
      
      “对对对,我们不知道,都是他的错!是老陈把我们叫过来逼温穗岁喝酒的!我们都没碰她!”
      
      “没碰,还是没来得及碰?”
      
      顾闻舟观察着手里剩下的一小半参差不齐的瓶身,锋利的边缘令人毛骨悚然。
      
      他抬起腿一脚踩在陈总胸膛上,锃亮的马丁靴缓缓碾磨,他俯下身:“告诉我,你哪只手碰的她?”
      
      “你你你……你敢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陈总话都说不好了。
      
      顾闻舟嗓子里发出一声懒散的哼笑:“那就是两只手都碰了?!?br>  
      “摁住他的手!”
      
      陈总还没反应过来,公子哥们立刻七手八脚地把他的手摁倒桌上。
      
      “你们疯了?!”
      
      顾闻舟扬起酒瓶。
      
      下一秒,瓶身刺破血肉的声音传来。
      
      “啊啊啊啊——”
      
      然后是第二个酒瓶。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灌酒,那今晚就把KTV所有的酒都喝完,没我的允许,不能停?!?br>  
      温穗岁回来时看到的就是陈总狼哭鬼嚎在地上疯狂打滚的画面,而他的手上贯/插着两个明晃晃的酒瓶,血液在身下汇聚成河。
      
      而顾闻舟则嫌恶傲慢地踩住他弯腰在他身上擦手:“脏死了?!?br>  
      公子哥们疯狂地往肚子里灌酒,看见她出现后立刻痛哭流涕地磕头:“对不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有罪,我们是畜生,我们再也不敢了!”
      
      温穗岁一头雾水。
      
      顾闻舟面色阴沉地拽住她向外走,力道之大仿佛要把她的骨头都给捏碎。
      
      “你轻点,我疼?!彼瘸げ阶哟?,温穗岁不得不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顾闻舟打开后车门粗暴地将她塞了进去,温穗岁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男人精壮结实的躯体压了上来,他磨了磨牙:“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11 01:41:28~2021-07-12 02:1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Risly、啾本人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