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彩私网代理: 我竟捡到了一朵黑莲花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人情绪不稳定

      
      人伤成这样,肯定是醒不了了,陶音没有办法,只能把人扛走,尽快将人带去医疗院急救。
      
      不管怎么说,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何况这人某种程度上是救了她。
      
      陶音动手将人拉起的时候,受伤的手臂流着血痛得发软,差点都忘了她自己也是有伤在身的了。
      
      简直祸不单行!
      她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连拖带扛地将人带走了。
      
      这一路,陶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的,硬撑着一口气走到了最近的紧急救助中心,把人弄进了医疗急救舱。
      
      她的手臂血淋淋的,也需要止血治疗。
      
      陶音疲惫不堪,感觉耳边的声音都变得有点飘忽,她靠在椅背上,头顶的白炽灯光线很刺眼,让她不由地眯起了眼,又来这个破医院了……
      
      这时候,有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医生匆匆地从外头进来,他看到正在医疗椅上挺尸的陶音,大吃一惊,“我的天你这……又怎么了?”
      
      这位不修边幅的医生叫维德,陶音跟他打过好几次交道,交情说好也好,说坏也坏,她被这个人诊断过好几次营养不良,最让人痛苦的是,这人不是最贵的药不开。
      
      陶音见到他的那一刻,更觉得心塞了。
      “维德医生……”她打了声招呼,有气无力地回道:“我没事,只是手骨折了?!?br>  
      维德顿时吹胡子瞪眼,道:“你骨折能折一身血?你的身体之前不是好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人不要命……”
      
      陶音正想说话,这时维德医生突然停了话,走进一看,面色诧异地问了一句。
      
      “你这脸怎么那么绿?”
      “…………”
      
      行了。
      你还是别说话了。
      
      陶音身上不光有血,还有没能处理干净的死虫兽粘液,画面很辣眼睛。
      
      最后她被安排去处理了伤口,还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才终于舒服了一点。她的手是被虫兽抓的,抓痕有点深,有病毒感染的风险,手臂上的伤口必须要彻底清除干净,所以她老老实实地就医了。
      
      陶音今日实在太累了,后来意识有点不清楚,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
      
      她这觉睡得不踏实,做了一晚上不是被虫咬死就是她咬死了虫兽的连环噩梦,心力交瘁。
      
      当然,她觉得自己之所以睡不好,主要还是因为地方不对,每次一来这个破地方,她就没有好过……
      
      第二天,经过一夜疗伤的陶音感觉就好多了,虽然手没那么快恢复,但身体没有其他问题,不影响行动。
      
      她醒了之后,就去找维德医生,问了那个重伤少年的病情。
      
      维德这会儿眯着老花眼正在打报告,似乎是遇到其他棘手的事了,面上有点焦头烂额,只能分心地说话,“目前看情况不太好,在医疗仓躺着,先观察?!?br>  
      “病人的头部损伤很严重,可能会有后遗症,这个也说不好?!?br>  
      “哦?!?br>  
      陶音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维德医生这会儿也没空搭理她,一边喝咖啡一边满面愁苦地打报告,只是交代她关上门先别来打扰他思路,自行出去办手续。
      
      陶音出去了,她也是这时候才想起了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对其一无所知,什么都不知情。
      
      她登记个人信息都无从下手。
      陶音本来是想放弃的,不过正好这时候有人将急救病人的个人物品交到了她手上。
      
      袋子没封好,里面的东西掉了一些下来。陶音蹲下身子去捡,就看到了那把缺了口的刺刀,旁边还有个类似于手环的东西,她拿起一看,看到上面有一圈工整的刻字,上面刻写着小小的字:Lan。
      
      她想了想,就填了这个名字上去。
      
      然而办手续要刷卡花钱的时候,后知后觉的陶音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没有钱!
      
      “清除毒素的常规医疗费500星元,新生物技术治疗手术费用2000星元,另外,医疗舱使用一天的费用是2000星元?!?br>  
      “目前在账费用合计4500星元,药物尚未统计,预计所需总费用至少5000星元?!?br>  “请您尽快支付?!?br>  ……
      
      陶音听着一串串数字,顿时觉得眼前发黑,这才闭眼躺了一晚就欠了那么多,抢钱??!
      她看到账单,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她饱受刺激的心脏看不得这个。
      
      陶音面对着墙壁冷静了许久,才一点点缓了过来,虽然债台高筑,但是还有办法。
      
      她看向袋子里的东西,在心里做了个决定,她要把猎杀虫兽的悬赏金给领了。
      
      昨夜他们砍了两只虫兽,按道理来说,可以去领双份的悬赏金。
      
      虫兽的尸体残骸她肯定是拖不到利亚主城的安防大厅的了,但这种星兽体内有一种叫晶核的东西,也就是俗称的‘心脏’,拿了这东西,去领赏就可以了。
      
      昨夜离开的时候,她顺手将这东西捡了。她取了一个,少年手里有一个,刚刚好。
      
      陶音花了几分钟做好了心理建设,对着前台的女士,笑道:“谢谢您,我明天来付款?!?br>  
      “不好意思,这恐怕有点为难……”
      “维德医生这次也替我做担保了,答应宽限一日?!?br>  
      ……
      等维德医生被告知自己被担保,再次瞪圆了眼,“什么?!”
      “她人呢?”
      
      “离开了?!?br>  “??!”
      
      这时候的陶音换了身行头,人已经在路上了。
      
      她带着东西要去换钱了,连带着那个下手利落狠辣的少年那份,这是他躺在医疗舱同伙的救命钱,她肩上的担子很重。
      
      陶音花了一天的时间,拿着晶核去到了领赏的地方,她第一次来,不太熟悉流程,过程不太顺利,但也没出什么大篓子,最后她还是顺利拿到了悬赏金。
      
      去到了安防大厅,陶音才发现猎杀虫兽前来领赏的人,不止她一个。
      
      废土星各个地方都有不同等级的星兽出没。
      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星球的形势有些不好,天灾人祸轮着来。
      
      排队的时候,陶音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思绪有点飘远了。这时候,有个身材火辣的长发女人走了过来,看到了陶音手里的信息卡,似是来了兴趣。
      
      在大厅排队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卡,上交的晶核不同,所对应的星兽信息也不同。
      
      长发女人笑容美艳,道:“哟,小妹妹你杀了一只二级星兽,看不出来啊?!?br>  
      陶音把卡收好了,把打酱油的形象表现很生动,道:“没有,只是运气好,捡漏的?!?br>  
      这话不假,她是捡了大漏。
      
      长发女人仔细地打量着陶音,这话她当然是不信的,猎杀星兽谈何容易?这人手里拿着两块东西,怎么可能仅仅是运气的问题?
      
      长发女人面上笑着,也不绕弯子,直言道:“小妹妹,不必谦虚,我看你很不错,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陶音一愣,看向她。
      
      长发女人以为有戏,便撩了一下头发,继续道:“我们狩猎队很专业的,武器匹配到位,成员待遇从优,提成高,拿多少全凭本事?!?br>  
      陶音并没有兴趣,模棱两可地应了一声,心里盘算着前面还有多少个人轮到自己,便随口问了一句,“你们队多少人?”
      
      长发女人:“两个,算上你三个!”
      陶音:“……”
      
      这种随意搭伙组合也叫专业,没死真的命大。
      
      陶音意志坚定,没有听人忽悠,低调地排队,把悬赏金拿到手,她便悄悄地去了趟厕所走后门,自己打道回府了。
      此行出乎她意料的是,她的那份加上少年的那份,悬赏金一共领了8000星元。
      
      这活来钱好快。
      
      讲真,这还是陶音第一次身上有超过一千块的款,拿她的那一部分去还债,竟然还有剩的,你说厉不厉害?
      
      陶音觉得她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形容。
      她现在回去就可以买那种不是硬得崩牙的面包吃了。
      
      陶音沉浸在即将有存款的喜悦之中,也没忘自己还有事没办,当天她就回去了。
      
      她回到救助中心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一回来,她就十分利索地把医疗费、手术费什么的通通都给缴了。
      
      前台办手续的女士笑容亲切和蔼,小声告诉她,“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您的家人已经醒了?!?br>  
      陶音很意外以至于忽略家人这个词,忙问道:“这么快?没事了吗?”
      
      “是的,已经转出了重症监护室,在11号病房?!?br>  “不过病人可能情绪不稳定……”
      
      陶音只管点头应了,她道谢后,就去找11号病房了。
      
      她走到病房门前,打开门,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人……
      
      少年静静地坐在病床上,正在看窗外的苍叶树,背影单薄,人在这空荡冰冷的病房里,显得落寞而孤独。
      此时的他穿着宽大的病服,头上裹着一圈白纱布,那张精致好看的面庞微微苍白,窗外昏黄的余晖落在他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破碎感。
      
      陶音的动作戛然停住。
      
      而在她开门的那一刻,少年就收回了目光,静静地向她看过来。
      
      猝不及防,四目相对。
      
      陶音怔然,心中微微一窒。
      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她没有想到,这精致细碎的少年转而看向她,竟是平静地掉下了两颗眼泪——
      
      陶音当时就怀疑人生了。
      她眼花了吧。
      可是,为什么??
      
      一定是她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医生:病人情绪不稳定
    陶:这也太不稳了
    -
    目前俩崽子就…比较穷,要努力
    感谢在2021-07-11 02:02:00~2021-07-12 03:30: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大好大的大葵 10瓶;江浸月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