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游戏忘记密码: 堕凡后我攻略了仙域老祖宗

作者:奇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76

      很快就到了洛九黎的生辰,这一日岑木遥刚起身,就见灵心将一件蔷薇色的交颈襦裙拿了进来。
      “岑姑娘,这是王妃新给您做的衣服,她特意交代让您今日穿上?!?br>  
      岑木遥一向喜欢穿浅色系衣衫,第一次见到这么艳丽的颜色有些迟疑。
      “今日是你们世子的生辰,我穿这么艳好像不合适吧?!?br>  她最好还是不要喧宾夺主。
      
      灵心轻笑:“王妃说这是她熬了整整两晚赶出来的,若是您不想穿,那就亲自去跟她说?!?br>  岑木遥是知晓沈寒烟有多热情的,也只好答应了。
      
      待她一换好衣服,就见灵心眼中满是羡慕之色。
      “寻常见惯了姑娘穿素色,今日穿上这艳色,当真是比花园里晚开的赤血蔷薇还要耀眼呢?!?br>  站在铜镜前,岑木遥细细的看着自己。
      只见镜中人面如朝花,眉如远山。
      白皙的脸颊透着光,清冷的眸子带着三分疏离,乌发轻绾,露出一截白嫩的玉颈,淡雅的襦裙上用银丝线勾勒出小小的蔷薇花,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清丽脱俗又不失艳色。
      
      她好像有些认不出自己了,记得小时候,她穿的都是别人扔掉的衣服,然后又到了千寻宗,宗门内的衣服都是灰扑扑的。
      即便是在外历练,她也都是素色。
      不得不说,这样的她也觉得自己很好看。
      
      “可曾替我谢了王妃?”她笑着说道。
      灵心笑着给她将头上的发带轻轻放到脑后笑着说道:“已然说了?!?br>  
      “那王妃面色看起来怎么样?”
      也不知道那些百眠香管不管用。
      毕竟凡间的灵草稀少,功效可能会大打折扣。
      
      “风铃姐姐跟我说,自从王妃用了岑姑娘的香料,这几天都睡得很好?!?br>  “那就好?!?br>  
      随后,在她的一再坚持下,灵心也只用发带给她编了几股小辫子,簪了一个红宝石的流苏簪子,却愈发趁的她殊色惊人。
      
      洛九黎本就不想过生辰,更不想兴师动众,所以只叫了栢商羽几个,将生辰宴定在了春风楼。
      一出门,岑木遥这才发现他早已等在了院门口。
      在见到他今日的穿着,脚下微顿。
      
      洛九黎穿了一件玄色长袍,腰系玉色腰带,上挂一块墨玉作为配饰,墨发只用一根玉色簪子高高束起。
      晦暗的天空下,他侧颜微冷,越发显得他的冷傲孤清,气度不凡。
      
      恰在此时,他闻声回头。
      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那层层覆盖的疏离之色,寸寸消融,他笑着说道:“原以为还要等一会儿,不想遥遥这么快就来了?!?br>  
      岑木遥不由在心中暗骂一句,自己怎么又因为他的好样貌失神?
      她视线落在了洛九黎那件裁剪得体的长袍上,更是生出几分想要逃走的冲动。
      洛九黎是今日的寿星穿的这般艳也就罢了,她就不该穿这蔷薇襦裙出来。
      
      只听的魏骑好奇的说道:“呀,今天主子和岑姑娘穿的衣服颜色好像,都这么红,远远的看过去真像要成亲的新郎官和新娘子啊?!?br>  
      岑木遥险些被他的话呛到,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洛九黎静静的扫了魏骑一眼,可这次眸中却并无责备之意。
      来之前他还嫌弃娘给他做的衣服太过艳俗,可现在一看她身上那蔷薇襦裙,可不就是很相配?
      
      魏骑垂着头偷笑两声,张叔说得对,只要一说和岑姑娘相配的话,主子绝对不会责罚他,看来以后他要再接再厉。
      
      岑木遥只觉脸颊上一阵火辣辣。
      “那........那个,我还有点事,得回去一趟,洛九黎你等会?!?br>  说罢,一阵风似的跑回了零星阁。
      
      原地,魏骑傻乎乎的说道:“主子,岑姑娘怎么跑了?”
      洛九黎抬脚也往临风阁走。
      魏骑更加不解: “主子要去做什么?王妃还在花厅等着您呢?!?br>  
      洛九黎看了看自己这一身长袍,无奈的笑道:“自然是换衣服?!?br>  他可没错过那丫头那怪异的眼神一直在自己和她裙子上流连。
      仔细想一想,这一身长袍确实有些艳丽了。
      “可是王妃那.......”
      
      洛九黎站定,看了一眼零星阁说道:“你去跟我娘说,就说我刚才不小心弄脏了岑姑娘的衣服,让她稍等片刻?!?br>  
      站在衣柜前,岑木?;咕醯昧程倘缁鹕?。
      灵心追了进来。
      “岑姑娘您怎么回来了?”
      
      岑木遥翻找着衣柜。
      “今日是世子生辰,我还是换一件裙子?!?br>  对,就穿那件浅青色的,省的抢了他的风头,更不会被别人误会他们二人要成亲。
      
      灵心又道:“可是奴婢也觉得您和世子穿一样的衣服,很好看呢?!?br>  她还从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
      
      岑木遥红了红脸颊,只好往外赶人。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br>  
      直到换好那件浅青色襦裙,她这才觉得脸颊上的火烧感渐渐消退。
      时辰也不早了,她喊了灵心这才急忙赶往花厅,生怕沈寒烟等急了。
      
      花厅中,沈寒烟不时伸着脖子往里看。
      “风铃,你说九黎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弄脏了遥遥的衣服,这么不小心?!?br>  她特意熬了两晚,就是想赶在生辰这天让两个孩子一起穿上。
      
      风铃轻笑。
      “我看王妃不是恼世子弄脏了岑姑娘的裙子,恼的是世子和岑姑娘不能穿一样的衣服过来吧?!?br>  “你这丫头,都快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了?!鄙蚝绦Φ溃骸安还阒徊碌搅艘话?,我是想要他们两个穿一样的给我看,可更重要的是,我听九黎说遥遥是个苦命的孩子,从来不晓得自己的生辰是哪天,我想索性九黎一人过也是过,还不如两个一起办,让遥遥也过一回生辰?!?br>  
      岑木遥刚走到门口,沈寒烟的这番话这番话就传入了她耳中,她只觉眼眶莫名发酸。
      这么久以来,还从未有过人想要给她过生辰。
      原来婶婶想要自己和洛九黎穿一样的,竟是也想让她做一回寿星。
      莫名的她觉得不该换掉刚才的衣服,可时间也来不及了,只好强忍着酸涩的眼眶,上前行礼。
      “让婶婶久等了?!?br>  
      “哪有,不过是和风铃说了会闲话?!鄙蚝躺锨袄∷氖?,打量着她说道:“原本我还想着今日特殊,让你穿新衣服,不想九黎那个笨手笨脚的,把你的衣服弄脏了,你不要生气,等回头我好好教训他?!?br>  
      岑木遥微怔。
      她原本还在想找什么借口告诉沈寒烟自己没穿那件蔷薇长裙的原因,不想洛九黎却先一步替她说好了借口,还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想到他这般贴心为她着想,她唇角慢慢弯起来。
      
      就在这时,沈寒烟数落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将遥遥的衣服弄脏了?还有你的新衣服呢,怎么也换上了这件?”
      岑木遥抬头看过去,不由愣在了原地。
      洛九黎竟也穿的是浅青色的长袍。
      
      恰好他也看了过来,注意到她身上的天青长裙。
      四目相对,二人都不约而同的轻笑出声。
      
      沈寒烟没好气的锤了洛九黎一拳。
      “臭小子,娘在跟你说话,你笑什么?”
      
      洛九黎压了压唇角的笑意。
      “娘,不要在数落我了,月朝和商羽应该早就去了,我们也别愣着了,赶紧走吧?!?br>  他没想到,自己竟和她有这样的默契。
      可无论是青色还是蔷薇色,在他眼里,她穿哪一件都很好看。
      
      “还不是你小子事多!”沈寒烟瞪了他一眼,这才拉着岑木遥的手向外走去。
      
      春风楼里,吴月朝、红菱和栢商羽早已等待多时。
      吴家兄妹恭敬行礼。
      “王妃?!?br>  沈寒烟微微颔首。
      
      轮到栢商羽他先行了一礼,又笑眯眯的说道:“见过王妃,数月不见我见您又比之前漂亮了,和红菱站在一起,都像是姐妹呢?!?br>  
      沈寒烟似是早就习惯了栢商羽的不着调,捂嘴笑道:“臭小子,这么多年还没改了这毛病?!?br>  
      “改不了,多少年都改不了?!睎嗌逃鹦γ忻械乃档?。
      
      沈寒烟笑着摇摇头:“对了,你父亲最近身体如何?”
      因为川王洛南风的缘故,柏松岩和川王府关系很好。
      
      栢商羽道:“多谢王妃关心,那老头子原本还说要来凑热闹,谁知昨晚喝大了,这会儿正睡着呢?!?br>  沈寒烟点点头:“栢先生年纪也不小了,你要多多注意他的身体?!?br>  
      “您就放心吧,那老头只要能喝酒,他能活到九十九?!睎嗌逃鸹氩辉谝獾乃档?。
      沈寒烟无奈的摇摇头:“你呀......”
      
      众人刚刚落座,就见李仙月带着淳儿敲门走了进来,见沈寒烟在,她忙行礼。
      “见过王妃?!?br>  
      洛九黎曾跟沈寒烟说过李仙月和岑木遥的关系,笑着虚扶了一把。
      “我还说这里都是一些孩子,没人与我这老婆子说话,现在好了,仙月你来了,我就不孤单了?!?br>  
      李仙月温婉的笑着.
      “王妃说的哪里话,不老,您年轻着呢?!?br>  
      淳儿终于见到了岑木遥,一把抱住她的大腿。
      “姐姐!”
      
      岑木遥细细的打量着她,捏捏小丫头圆了一圈的小脸儿.
      “小没良心的,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我这个姐姐?!?br>  
      自从上次给李老爷子送去解药之后,李家一再挽留淳儿。
      岑木遥见淳儿也喜欢跟他们在一起,便也没拦着,所以这些天她都在李家。
      
      淳儿小脸红扑扑的说动:“没有,淳儿很想姐姐的?!?br>  “那为什么不回来?”岑木遥佯装伤心。
      
      “姐姐不要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贝径ё∷牟弊有∩乃档溃骸敖憬?,其实淳儿很想你,但是见到婶婶伤心,我只能先陪陪她了,所以一直就没回来?!?br>  
      岑木遥笑道:“小鬼头,姐姐是骗你,只要你开心去哪里都好?!?br>  不仅仅是她想宽慰李仙月夫妇和李家,更重要的是,若是有可能她也想让淳儿体会到寻常孩子能得到的父母疼爱。
      
      就像沈寒烟,虽然相处只有短短几天,但每次去青竹园见她拿着尺子给自己量体裁衣时,她总有种想哭的冲动。
      
      而后,她又看向李仙月道:“这些天麻烦夫人了,淳儿可还乖巧?”
      “我很乖的?!贝径淖判∽焖档?。
      
      李仙月慈爱的摸摸她的包包头说道:“淳儿非常乖,这段时日爹和娘因为她在,心情都好了不少?!?br>  淳儿很懂事,又长着和孙瑜一模一样的脸,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李家的悲痛,就连李老爷子也因为她身体好转了不少。
      
      淳儿得意的看向岑木遥。
      “姐姐听到了吗?婶婶说我乖呢?!?br>  岑木遥笑着点点她的鼻尖:“是,我们淳儿最乖了?!?br>  
      众人寒暄,刚要落座,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道骄傲的声音。
      “饭菜还没上,那本公主应该没来晚吧?”
      
      众人抬头就见梁潇潇和顾惜染竟一同走了进来。
      岑木遥挑挑眉,这倒是奇了,这两个人怎么一起来了。
      
      只不过见那二人的目光落在她身旁的洛九黎身上,她私底下扯扯他的衣袖,打趣道:“看看,你的小青梅和小红颜今天打扮的多漂亮?!?br>  
      梁潇潇精致的五官上略施脂粉,身穿一件颇具异域风格的利落长裙,墨发如瀑红裙飞扬,别有一番滋味。
      
      而她身旁的顾惜染身穿飘逸白裙,梳了一个柔婉的坠马髻。
      她五官秀丽,肌肤白如暖玉,嫣红泪痣点点,不胜娇柔。
      跟高挑的梁潇潇比起来,越发显得她越发楚楚动人。
      
      她们二人一红一白,一张扬一柔媚,又是这么一番精心打扮,不说旁人,她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可很快,耳边传来了洛九黎那醇厚的嗓音。
      “群芳斗艳也及不上我家遥遥一个浅笑嫣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