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老虎机单机下载: 病娇短篇合集

作者:多情累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里的蜘蛛

      这间房间,阴暗,潮湿,狭窄,甚至不能称为一个房间。

      里面堆积着塑料瓶,易拉罐,废弃的纸盒,满是灰尘的拖把。

      简直就是个杂物间。

      而沈知醉就挤在这间破烂的、布满灰尘、不见天日的墙缝里,像只丑陋的蜘蛛或者是古怪的壁虎一样缩蜷在墙角静默地生存着。

      墙外他们正在吃着瘦肉炒鸡蛋,她蹲在地上,把作业放在床板上,极为认真地写着题,可墙外的欢声笑语间或传来,她舔舔干涩的嘴唇,感觉有点饿了,于是她从包里掏出昨天的、有点发干发硬的馒头,啃了一口??删涂辛苏饷匆豢?,她便收起馒头了。

      现在吃完了明天就没有了。

      也许再等等,她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了。

      今晚的风刮得很大,漆黑的夜在幽亮的月光里瑟瑟发抖。锁链也不安地在铁门上哗啦啦地撞着响着哭嚎着。

      沈知醉的睡眠很浅,她立刻警觉地环顾四周。

      木门那处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

      咯噔咯噔像是什么粗糙的东西摩擦,滴答滴答像是浓稠的血液在滴落。

      黑暗里,好像有什么硕大的发着绿光的东西爬到墙上去了。

      门被撞开,灯也骤然亮起。

      爸爸妈妈居高临下地对她说:“你作为姐姐要照顾好你的弟弟,他数学不好,明天就由你帮你补补吧?!?br>
      沈知醉微微抬头,仰视着他们。

      还未适应光的刺眼,他们就转身离开了。

      爸爸妈妈爱他们的儿子,她的弟弟,却不爱她。

      沈之秋住在隔壁的大房间里,沈之秋吃着她吃不了的可乐炸鸡薯片,沈之秋一件衣服就超过两百块。

      而她住在爬满蜘蛛的房间,吃着他们还不一定会给她留的残羹冷炙,破旧的衣服缝缝补补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每次她都要躲在角落藏起来。

      沈知醉用舌头舔舔上牙龈,忽地笑了。

      她对他们最大的报复,就是和他们最亲爱的儿子上床了。

      果不其然,今晚沈之秋背着爸爸妈妈偷跑到她的房间。

      爸爸妈妈都不知道她的下面在被他们最疼爱的儿子咬,而当他们睡得正香的时候,她的嘴里又安放着谁的不堪谁的躁动。

      “姐姐,姐姐,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啊?!?br>
      他低声地、难耐地在她的耳边轻轻颤动,手揉着她的胸口。

      胆小但又大胆的欲望的怪物,怕惊扰了隔壁的父母,呼吸尽量地浅,而可耻的卑鄙的欲望又压抑地哑了声。

      沈之秋只有在和她上床的时候才会喊她姐姐,平常都是跟着父母喊着沈知醉沈知醉。

      呵爸爸妈妈一定不知道他们抱有期望的儿子,是怎样的卑劣怎样地在他姐姐的拥抱里沉溺深陷。

      于是在弟弟的轻咬中,这么嘲讽地想着的沈知醉,冷静地高潮了。

      “姐姐明天你就能正大光明地进我的房间里了,你高不高兴啊?!鄙蛑锟吭谒男乩?,依恋地环抱着她的腰,像个孩子依恋他的母亲一样。

      “当然高兴?!?br>
      墙角的蜘蛛又在织网了,八条黑细的腿在网上爬来爬去,发出细碎的丝丝声。

      沈知醉和弟弟发生关系,是在一个夏天,燥热,热汗,爸爸妈妈依然不喜欢她,沈之秋在房间里对着AV发出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喘息声,而沈知醉以为他不在房间,要赶在爸爸妈妈回家前打扫干净屋子,却没想到撞见了他。

      然后沈知醉主动地抓住了他的手,沈之秋象征性地推了她几下。

      他们上床了,没有插进去,之后沈之秋走出房间,坐在沙发上,双手插进柔软的发。

      此时沈之秋十五岁,刚刚中考完,而他的姐姐也不过才上高中。

      他不敢严谨地询问专业医生,只是在网上查。

      边缘线性行为也有可能怀孕,沈之秋坐了很久的车,去了很远的地方,在一个很偏僻的药房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他不敢直视店员的目光,不用看也知道,她们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渣男臭虫。

      不过他的确是,他和他的姐姐上床了。

      “姐,我对不起你,姐忘了这些吧,以后你一定不要找像我一样不带套让你吃避孕药的人渣?!?br>
      可他的姐姐只是笑着,从容地吞下了他递来的避孕药,微笑着摸摸他的头,像一个母亲抚摸她的孩子一样,她很轻地说:“我很喜欢你叫我姐姐?!?br>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姐姐。

      听到这句话,沈之秋忍不住悲伤、惶恐又压抑地哭了起来。

      他的姐姐,他有罪,侵犯玷污了姐姐,他好脏好脏。

      但更无耻的是,他在床上叫他的姐姐,叫了一次又一次。

      沈之秋在他的书柜里藏了姐姐的内裤。

      有时他会穿着姐姐的内裤沉沦,他可真脏了,每时每刻都是脏的。

      姐姐帮他补课的时候,他反锁上了门,姐姐就坐在他的腿上,不像是补课。

      倒像是……调情。

      补不了多久,他就硬得坐立难安。

      有一次妈妈还送来一杯牛奶,还问他们为什么锁门。

      妈妈走后,沈之秋心虚地将牛奶递给姐姐。

      可姐姐却摇摇头:“这是妈妈给你的,我不能喝?!?br>
      沈知醉离开的时候,沈之秋好像看到了墙角爬过的蜘蛛。

      红色的……眼睛。

      在高考前夜,爸爸妈妈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关系。

      姐姐因为和爸爸妈妈上大学的事闹了好久,最后还是因为邻居亲戚嘴碎,爸爸妈妈这才让她办理助学贷上了大一。

      不过,爸爸妈妈命令道:“我们的钱都是要给小秋买房子的,而你是姐姐,我们养你那么大不容易,以后要赚钱给弟弟娶媳妇?!?br>
      沈之秋坐在沙发上,看着姐姐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所以夜晚和姐姐上床的时候,他特别不安,可姐姐看上去也没什么怪罪他的样子。

      “姐姐,我不会娶别人的?!?br>
      只有在床上,在做|爱的时候,他才敢喊她姐姐。

      可姐姐只是微笑,微笑,很温柔地微笑。

      他抱着姐姐的时候,好像又看见了墙角吐着丝织网的红眼蜘蛛。

      上了大一,姐姐暑假忙着打工,可得知他要高考了,她还是来看他了。

      她背着爸爸妈妈亲了他一口,却十分碰巧地被妈妈看见了,她啊地一声怪叫,昏倒了。

      他们把妈妈送进医院。

      爸爸也不好追责,想发火也不行,只好赶走弟弟。

      “你快回家,明天还要高考?!?br>
      沈之秋精神恍惚,颓废了好久,也和姐姐分手了,成绩出来,一模的时候,他是全校前十,现在却是前两百,他没上重本,去了个普通的双非。

      而姐姐和他们也再没联系过。

      不知道是谁把他和姐姐亲吻拥抱的照片发到爸爸妈妈的手机上,他们整日整日生活在慌乱恐惧之中。

      但没找到人,久而久之他们也就忘记这回事了。

      上大学的时候,沈之秋谈了个恋爱,是个活泼热情的小姑娘,他很珍视,一直都很羞涩,几个月过去,连亲亲摸摸也没有。

      可是有一天,他精心挑选送给她生日礼物,却被她砸到脸上,她冷笑连连:“沈之秋你可真恶心,真脏,和你在一起我都怕得病?!?br>
      然后扬长而去。

      再也没回头。

      他发现自己和姐姐做|爱的视频被发在了神秘网站,脸上的表情清晰可见,但姐姐的脸却打码了。

      父母给他凑钱整容了。

      可他却感觉只要他一走到路上,到处都有人对他指指点点。

      不论他搬到哪里去,做什么工作,都会有人奇迹般地认出他,他开始不停地整容。

      家里的存款,电视剧,电脑,开始消失。

      沈之秋整容回家,再次向爸爸妈妈要钱的时候,好像又看见了那只红眼蜘蛛,他就悬挂在他的眼前,然后爬到父母的脖颈上,但他们却毫无察觉。

      2019年春,疫情还未爆发,爸爸妈妈死在了他们的房子里。

      好多蜘蛛在他们的尸体上爬来爬去。

      沈之秋很久之前就走丢了,那时候沈阳夏带着他出去玩,想到被他弄坏的玩具,以及父母“他还小”的偏袒,对她的弟弟说:“弟弟你在这等我一会,我去给你买个冰淇淋,马上就回来?!?br>
      弟弟成功地走丢了。

      但爸爸妈妈以后只能爱的人,却不会是她。

      她没注意到那处是有监控录像的。

      从此世间再无沈阳夏,只有沈知醉。

      沈知醉不想爸爸妈妈再要个孩子。

      不想要弟弟,爸爸妈妈会偏爱他,不想要妹妹,这样即使被???,爸爸妈妈也会继续生下去,偏要凑成一个好字。

      爸爸妈妈就算再不好,也只能属于她,只能有她一个孩子,只能爱着她一个人。

      她长期在爸爸妈妈的饭菜里下避孕药。

      爸爸妈妈发现后,把她关在房间里用衣架追着打。

      自从杂物间成了她的房间,残羹冷炙成了她的午餐。

      爸爸妈妈不能生育,他们领养了一个男孩,名字也叫沈之秋。

      “爸爸,妈妈,”他兴奋地抱着玩具,小小的他无邪地望着他们,“我有爸爸妈妈了,我有新名字了?!?br>
      而沈知醉就站在门口,听着他们其乐融融的声音。

      2020年,延迟高考,沈之秋疯了,一直说什么姐姐是蜘蛛的可笑之言。

      沈知醉呆在老家,将父母的尸体安放在家里,迟迟不肯下葬。大家都劝她不要太伤心,人死如灯灭。

      没法,孝顺女沈知醉最后还是不能得到完整的父母。

      “唉到头来还是女儿送终,领养的儿子就是不亲?!?br>
      2021年春,沈知醉家出现了两个大的木偶,是按照她父母的模样做的。

      “爸爸妈妈,这样你们就不会偏心了,就不会不爱我了?!?br>
      而她脚下匍匐着一只蜘蛛。

      暗红眼,八条腿,银绿腹部。

      “啊知醉这样,这样我把腿砍断,就有和别人一样,只有两条腿了,知醉不要嫌弃我好吗?”

      蜘蛛痴迷地蹭着她的脚,发出电锯锯铁门时的怪异声音。

      “我还可以帮你杀人,除了他们,啊哈知醉不是讨厌沈之秋吗?我也可以帮你杀,只要你不要抛弃我……没有你我活不下的?!?br>
      “就、就利用我吧,不要怜悯我疼惜我,把我当工具吧,我愿意为你奉献一切,只要能为你奉献我就由衷地欢喜?!?br>
      她冷眼看着蜘蛛用他吐丝的口器啃噬着他自己的腿,直至血肉模糊。

      2021年夏,蜘蛛吃掉了沈之秋,上半身生长了出人身,和他的一模一样。沈知醉这个夏天都很厌恶他。

      2021年中秋,沈知醉和喜欢了她三年的同桌在一起了,蜘蛛在他们拥抱接吻的时候,当着她的面,吃掉了同桌,在她厌恶惧怕的目光下,用仅剩的两条腿向她爬过去,声音与刚刚和她接吻的同桌一样,温柔清朗,而他用这声音开心极地、语气活泼地说道:“吃掉知醉喜欢的人,就能变成知醉喜欢的模样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知醉开不开心啦,以后知醉喜欢什么样子,喜欢谁,我都能变成那样呢?!?br>——
    明明预想的结局是“吃掉喜欢的人,就永远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然后都死翘翘,怎么就变成这样啦。
    ……坏人没坏报,哭泣,明明想要他们一起毁灭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