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星娱乐亚洲开户: 工具人在手[快穿]

作者:瓜前月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开国皇帝是工具人

      殿门口的身影正是被软禁良久的陈朝宰相--柏尘云。
      
      三日前,谢灵均趁着夜色,用精神力控制了院中守卫,也是在记忆恢复之后,她突然发现那险些让她丧命的异常能量暴动竟也让她因祸得福,激活了她的精神力。虽如今还不算强大,但在深夜,众人疲倦之时,也能影响到那些守卫,让他们下意识忽略她的存在,也是因此,她到了被重兵把守的宰相府,而这位置她能记住,也是薛元生曾经带着她偷跑出宫来过。
      
      等她如法炮制进入了柏尘云被软禁的屋子,却没想到正遇上准备逃离出府的他,原来柏尘云之所以轻易被软禁,也是想借此机会试探出朝中还不驯服之人,便兵行险着,直到那些人都露出狐狸尾巴,柏尘云便也准备逃离出府,再重新出面主持大局。
      
      见到谢灵均他也十分惊讶,屋内早已有了柏尘云替自己准备的相貌相似之人,但有了谢灵均的相助,他金蝉脱壳得更为轻松。虽见着这位娘娘竟拥有控制他人的神鬼莫测的手段,但柏尘云也是心思深沉之人,所有的惊讶都掩了去,面上没有露出分毫。
      
      两人对扶持薛尚上位,保住薛元生打下的基业的想法不谋而合,便有了今日这一幕。
      
      在谢灵均掷地有声地宣告“奉圣上遗命,另太子继位”之后,还没等到大臣反驳,柏尘云便露了面。他素有威望,在薛元生去世之后,也只有他能掌控大局,继续把控那些跟着薛元生打天下的将领,短短几日,柏尘云游走四方,暗中已把所有的兵权收拢,在另两方不知晓的情况下,局势其实早有定数。
      
      因柏尘云如今仍旧位居宰相之位,且他能力卓绝,臣子们见着他便都下意识退让了一步,让柏尘云走到最前。
      
      他扫视了在场人一眼,面上让人看不出丝毫情绪,然后施施然转过身,面朝一旁仍旧呆立的薛尚跪了下去,口中道:“臣请太子登基?!?br>  
      薛尚心中的振奋已不能用简单的狂喜来形容了,近些日子,自父皇被暗害,他便惶惶不可终日,生怕突然冒出个什么人也要了他的性命,今日大朝会也是用尽了力气,才忍住没露出惶恐之色,见着大臣们并不把他当回事,薛尚心中不是不愤懑,也暗自发誓日后登基必定要把这些人都杀了,但他也知道自己势单力孤,性命都难保,却没想到不过几刻,事情便峰回路转,先是他一向瞧不上的皇后替他正名,而后一直与他并不算亲近的柏尘云也向他拜服效忠。
      
      一时之间,薛尚有种“天下尽在吾彀中”之感,他虽心跳得厉害,这两年却也受了正经教导,读了些史书,知道此时一定要推辞一番,便开口拒道:“孤年小才弱,实不敢当?!?br>  
      说着还双手抱圆,躬身行礼辞让。
      
      谢灵均看着他这番动作,一时倒觉得这小子不算无可救药,这一番推让做得也算像模像样。
      
      随着柏尘云的臣服,大殿中原就属于陈朝势力的臣子们也纷纷跪下,恭请薛尚继位,这下倒把仍旧直直站立着的剩余近十位臣子显露了出来,这几人神色却无任何紧张害怕之色,脸上反而有着一种笃定,且都共同看着门口。
      
      今日的大朝会果然状况频出,已几年没在人前露面的李恪从殿外走了进来,梁公公微微躬身,跟在他身后。
      
      已长成为成年男子的李恪自然比御座旁面色稚嫩的薛尚更显皇家气度,且李恪生来便是天下最尊贵的几人之一,在天下顶富贵有权势的地方滋养着长大,衬得薛尚更像个乡下来的穷小子。之前仍旧站立着的几位臣子见着龙姿凤章的李恪,都神色激动,好些眼中都含了泪花。
      
      面对着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前朝皇帝李恪,刚刚把辞让戏码演过关的薛尚忍不住大变了面色,手指更是哆哆嗦嗦地指向他,像是想质问李恪为何会出现于此。
      
      柏尘云也早起了身,见着这位前朝帝王脸上神情倒也没起变化,平静非常的看着他一步步走向前。
      
      大殿随着这位不速之客一时变得十分静谧。
      
      李恪与谢灵均一人阶下,一人阶上,李恪微微昂头,才触碰到谢灵均的眸子,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丝不解与受伤,但更多的是被背叛的愤怒。谢灵均依旧目光沉如水,甚至毫不在意地朝他点了点头。
      
      李恪其实是重生之人,他在当初宫城被薛元生攻破的那日突然恢复了神智,甚至想起了前世之事。
      
      在前世,他们一行人也是被薛元生的人轻而易举地从冷宫捉了出来,薛元生见了他后如此世一般想要他的性命,但最终是柏尘云开口求薛元生饶了他一命。与前世不同的是,谢灵均一直未出一言,便也与他一同被囚,更没有之后被薛元生留在殿中,受尽万千宠爱之事。没了谢灵均的帮助,他始终找不到薛元生落单,杀了他的机会,而陈朝是由薛元生一人的威信建立起来的,他不死,陈朝固若金汤,李恪最终是郁郁而终,纵使拥有满腔计谋都无法实现。
      
      李恪恢复神智之后,有了上辈子的教训,更加小心的联系为数不多的旧部,并策反了一些将领,之后更是从谢灵均这处找到了突破口,一击即中要了薛元生的性命。
      
      李恪心中虽对着谢灵均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但内心深处也认为她不过是一个失贞之人,那夜的承诺也只是为了哄骗她出面揭发薛元生诸多罪状,他心中早有决断,待事成之后,让谢灵均做个妃子既不算委屈了她,也能圆满自己那份情谊。
      
      他却万万没想到,一切也不过是谢灵均在做戏,真正被骗的竟是他自己。
      
      想到此处,李恪戾气顿生,蓦地开口道:“今日朕来取回本属于我李氏之物!”
      
      说着便一挥手,自己径直朝那御座上走去。
      
      但出乎李恪预料的是,他想象中的满殿侍卫在他的示意下尽数行动起来,拿下那些忠于陈朝的臣子不同,那些侍卫一动不动,依旧尽职地站在原地。
      
      “还不动手拿下那些人!”李恪忍住心中的怒气与隐隐的恐慌,大喊了一声。
      
      殿中依旧静默。
      
      “噗!”
      
      女子的笑声突然响起,谢灵均轻声叹道:“把那些一直站着还忠于前朝的乱臣们先请出去吧?!彼炙溆玫梦难?,那些侍卫们却突然动了,两人拖一位,把那些满面惊恐的大臣拖了下去。
      
      “你做了什么!”李恪本胜券在握的表情终于崩裂,不可置信地朝谢灵均大吼道。
      
      虽对他这副神色瞧不上,谢灵均却也心思颇好的替他解释道:“你以为靠着控制那些人的家小便能使他们忠心?”
      
      “你怎么知道?”
      
      谢灵均神色一晒,却不想再答了。李恪过去即使做皇帝时也声名不显,那些真正忠心与陈朝之人在开国之初也被薛元生屠戮完了,又哪里再冒出这么多忠臣,便只有用些不入流的手段,才能迫使那些将领效忠了。
      
      “那宫廷守卫与城外大营?”李恪忍不住追问道。
      
      谢灵均只是勾了勾唇,并不想跟这个败家之犬继续斗嘴。
      
      柏尘云见了这对曾经的夫妇争斗了几句,且谢灵均神色恹恹,便挥了挥手,示意侍卫把李恪带下去。
      
      此时的李恪已经满目颓然,没想到即使没了薛元生,他依旧败了,梁公公一脸紧张地守卫在他身侧。
      
      正当众人都稍稍放松之时,李恪却突然有了动作,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朝不远处的谢灵均刺了过去,他神色癫狂,有种不顾一切的狠劲。
      
      离两人最近的只有薛尚一人,他不知是被眼前的状况吓呆了还是什么想法,竟也僵直在原地。
      
      在众人都以为刚刚大发神威的皇后将于此丧命时,只见李恪手中的那匕首才将将要触碰到她的心脏处却突然停顿了一霎,而谢灵均也趁此机会,一把夺下了匕首,反手插进了李恪的胸膛,呼吸间便异常冷漠地拔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陡然迸发,溅到了谢灵均洁白的面颊之上,让她似乎变成一个女修罗。
      
      李恪目眦尽裂,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谢灵均没再把目光放在他身上,而是把带着血的脸转向众臣的方向,那浑身的冷意让所有人心下一抖,连跟着薛元生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柏尘云脸色都不禁微微一变。
      
      身后倒地之人在此时竟发出微弱的声音,话语中透露出一种执拗:“难道相伴多年,你对我一丝情谊都无?”
      
      谢灵均也不转头,气息平静地回了一句:“恪儿难道忘了那一箭?”
      
      而今日,她替薛元生与她自己报了仇。
      
      朝堂军队都已被谢灵均与柏尘云两人掌控住,尤其是当日经历了谢灵均手刃前朝末帝之人,提起她来都是又惧又怕,一时之间,那些暗藏的小心思都被压了下去。
      
      前朝末帝之死自然引不起陈朝之人的关注,薛尚也在谢灵均与柏尘云的支持下成功继位,而他登基后的第一道旨意,便是尊谢灵均为太后,且垂帘听政,而柏尘云除了依旧为宰相外,还多了辅政大臣的身份。薛尚虽为皇帝,但一来未及弱冠,二来乱象刚过,诸事复杂并不是薛尚的手段能够解决,他便也只能继续学政,再就是做个朝堂之上的吉祥物。
      
      朝中之事,尽归谢灵均与柏尘云之手。
      
      时日久了,薛尚毕竟不是无知小儿任由人摆布。他本就有些小性,从前也未受过好的教导,这种受制于人的情形自然令他不快,在有心人的撺掇之下,行事不免偏颇,对着掌控朝政的两人暗地里便露出些不满。
      
      谢灵均与柏尘云都是心思敏捷之辈,薛尚那点小心思一眼便能看出,但念着他是薛元生留下的独子,内心中便也未曾与他计较。两人却也知晓任凭薛尚这样下去,自然不能长成一个让他们满意的明君,守好薛元生的基业,便有默契地开始仔细教导他。
      
      只柏尘云还恪守着君臣之别,行事温和,但谢灵均却对薛尚有着一种“子不类父”的遗憾与愤恨,在一段时日仍未见他有任何改变后,便再也不惯着薛尚,拿出垂帘太后的权威,对着他该打便打该骂便骂,许是当日她亲手杀了李恪的景象实在是使薛尚记忆深刻,面对着她的打骂,薛尚丝毫不敢辩驳与反抗,对着这个仅比他大四岁的母后,甚至是又惧又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稍微晚了,今天还有一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