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耀88 最高返水: 大周女先生

作者:PS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女娃和大哥哥

      “先生,你说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呀?”刘文书三人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当即发问道。
      
      此时此刻,大周天阙楼十三层,王元也对傅明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傅明,你怎么知道刘欣恰好就能在那日死?”
      
      王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本以为傅明会亲自动手杀掉刘欣,或是用毒,或是刺杀,但是万万没想到刘欣竟然自己身亡了,这样他手中就没有了傅明弑君的把柄。
      
      “呵呵,王兄,你还记得我让你多久之前刺杀的董舒吗?”
      
      “七日之前,所以昨日正是董舒头七?”
      
      “不错,民间传闻人死之后,鬼魂会在头七回到阳间,算是对自己作最后的告别”傅明悠悠道
      
      “哪有什么鬼神,只不过是愚民的胡说八道,想来刘欣也不相信这样的鬼神之说”
      
      “可是他对董舒用情之深非我等所能想象,思念太深,自然会出现一些幻觉,而我作为大周臣子,不忍见陛下忧思成疾,昨日便加重了安神香的剂量。不过这安神香效果虽好,但似乎又有一些致幻的副作用??!”
      
      傅明说这也些毫不相关的话,可王元也是精明之人,明白了傅明是如何下的手。
      
      但刘欣却不能说是死于傅明之手,说是死于忧思过度倒更为贴切。
      
      “傅明,你可真是一个可怕的人啊”王元对傅明的忌惮又多加了几分。
      
      “王兄,你我两家是最坚实的盟友,无需担心?!?br>  
      傅明轻笑道,将手中的葡萄酒一饮而尽,他似乎对于这西域进贡的葡萄酒情有独钟。
      
      “刘欣既然已经除掉了,我们还是考虑一下将谁立为天子吧”
      
      “章寿郡王刘炎吧!”王元想到了一个合适人选,当即说道。
      
      “那痴儿倒是一个不错的傀儡,至少不会像刘欣一样对我王傅两家有反叛之心”傅明听得王元提起此人脑海里浮现了一个臃肿不堪,痴痴傻傻的男子。
      
      魏郡,王家祖宅。
      
      听了王曼君的话,三人也感到唏嘘。
      
      “这天下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鬼神,而是人心?!蓖趼档溃骸罢馐俏蚁M忝悄茉绲闳锨宓??!?br>  
      刘文书和寄奴都沉默了,特别是刘文书,他从小的梦想便是成为大周第一才子,全部心思都花在了读书上,却没有太去深思这样的道理:“文书受教了?!?br>  
      不过没有不代表不会,其实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在书中也说了不少,只是自己之前把心思主要放在了诗词歌赋上,如今用心想想,许多道理倒是融会贯通了。
      
      “我们开始第二堂课吧,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讲一个故事?!蓖趼怂坪跻丫兴形?,便说道。
      
      “嗯?”三人倒是没料到王曼君会说故事,就连莲香也十分有兴趣。
      
      “很久以前,有一个官宦家的小女娃,因为一些缘故,一直被寄养在老家,由府上的一位老仆人养大,小女娃爹和娘都很忙,这个老人就像她的爷爷一样?!?br>  
      “可是老人年纪终是太大,行动不便,府上的管家便给了他一些钱,让他走了,可他舍不得小女娃,便在周围住下了,小女娃每周都回去看望他?!?br>  
      “后来,小女娃所在的地方发生了饥荒,其实一开始并不严重,可是不曾想,当地的县令却克扣赈灾粮,饥荒便一发不可收拾,小女娃得知此事,哭着求着让府上的管家给老人送了一些粮食,本以为可以让老人度过难关?!?br>  
      “可是,后来,老人还是死了,不是饿死的,是被人活活打死的,小女娃疯了一般跑到老人的住处,可看着那群骨瘦如柴的‘凶手’,却不知道找谁报仇,她让护卫放过了所有人,给老人建了一个简单的坟?!?br>  
      “可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家、县令家、郡守家可以过得那么快活,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是小女娃学到的第一句诗。她问府上的管家,为什么,府上的管家说,习惯就好了?!?br>  
      “那一天,小女娃觉得这天很暗很暗,让人窒息的黑暗,她在护卫的陪同下行走在大街上,麻木,迷茫,忽然,她看到了一个俊俏的大哥哥在他的府邸面前摆了好大一锅粥,好大一锅,够好多人吃,他的娘子抱着两岁的孩子也在施粥?!?br>  
      “没用的,女娃年纪虽小,却也知道这无疑是杯水车薪,但她依旧抱着一丝幻想,还是每日来看看,那大哥哥的家当一件件的在减少,粥却越来越稀薄。但那大哥哥没有放弃,他敲开了一家家富商贵族的门,如同乞丐一般讨食,有的碍于面子给了一些,有的却闭门不见?!?br>  
      “后来,你知道那大哥哥做了什么吗?”
      
      三人正听得入迷,被这王曼君的一问给拉回了现实。他们自然是不知道那大哥哥做什么,只是静静听着王曼君继续讲。
      
      王曼君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娃,:
      
      “原来那大哥哥竟是皇室,他竟然拿着皇家令牌,扮作乞丐去讨饭,此事惊动了皇帝,为了避免皇室蒙羞,圣旨下令当地豪绅都需要赈灾,饥荒终于解除了,女娃去为老人扫墓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位大哥哥,他在给每一个坟扫墓,一边扫,一边哭,可好笑了,女娃看到他这般模样也一边哭,一边笑?!彼档秸饫锿趼苍谝槐呖?,一边笑。
      
      莲香从未看到过自家小姐这般模样,从她跟随小姐时,自家小姐便一直是运筹帷幄,沉着冷静,便担忧道:“小姐?!?br>  
      王曼君却像没听到一样:“后来,小女娃和大哥哥便熟识了,她还去大哥哥府里看了他的孩子,这位大哥哥的出现让女娃相信,无论这世间多么黑暗,多么冷酷,总有为天地立命之人,为生民立心之人,他们就像光一样?!?br>  
      “再然后,小女娃走了,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的大哥哥,谁曾想竟然能在一次宴会上再相遇,甚至成为了大哥哥孩子的先生?!?br>  
      故事到此结束,刘文书三人却有些难以释怀,小女娃自然是王曼君,而那个大哥哥便是自己的老爹,刘元德。
      
      此刻的莲香已经是哭的泣不成声,她一开始还不理解为何自家小姐只因为刘元德一句话便给刘文书当了先生,现在倒是清楚了。
      
      寄奴抽了抽鼻子,强忍住眼泪,自己正是在那场饥荒中被遗弃的婴孩,若没有老爷夫人的收养,此刻怕是早已死去,有生无养,无以为报。
      
      刘文书没想到,自己老爹原来和女神有这样的故事,可想着想着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觉得老爹成了自己的情敌啊,当即弱弱的问道:
      
      “先生,你对家父应当没有什么想法吧。。。。我娘家教挺严的?!?br>  
      “噗嗤”此刻莲香都被刘文书都笑了,但她还是佯装生气道:“你这人,能不能有个正经?!?br>  
      “如果侯爷尚未娶亲的话,我倒是无妨”王曼君回道。
      
      “天呐,为什么这么对我?”
      
      刘文书心中百感交集,一脸郁闷,却看着王曼君脸上有些戏谑的表情,却明白了王曼君说的并不是真话。
      
      “先生你为何要调笑在下?”刘文书故作正经道。
      
      “你爹告诉我说你喜欢我喜欢得紧,我便试试是不是真的?!?br>  
      王曼君直接道,这话听得莲香都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内心直呼:“小姐霸气?!?br>  
      “不过我暂时没有那个意思,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师徒?!?br>  
      接着一句话,王曼君更是把刘文书打到了地底。
      
      刘文书觉得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王曼君一般,什么高冷女神,什么大周才女,都是骗人的,呵,女人,只会伤害男人的心。
      
      寄奴拍了拍自家少爷的后背,今日这大起大落换做谁都受不了。
      
      “先生,那我们还是说说今日讲什么课吧?”
      
      刘文书觉得现在自己的状态已经不能再和王曼君继续这样对话下去,不然自己说不定就和天子一样,死于心疾了。
      
      “这堂课,不是我想要教你们什么,而是你们真的想要什么?”
      
      王曼君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双目炯炯的看着刘文书,她在期待一个答案,却又害怕别的回答。
      
      “最想要什么?”刘文书其实很想说:“我想要你”但是这个场合还是别说这样的孟浪之话了。
      
      他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小时候,父亲告诉过自己的很多话,人无贵贱,众生平等。
      
      不知不觉那些话都深深烙印在了他的骨子里,即使后来王曼君闯进了他的生命,他也没有忘记这些,今日王曼君这个问题,又把他尘封的记忆唤醒了。
      
      “本来我想说的是最想要的是先生你的,但是我觉得我这样说你可能会把我赶出去?!?br>  
      刘文书缓慢道,王曼君逗了他几次,若是什么都不做,他心里面自然是有些不甘,:
      
      “小时候,父亲教导我说,人无贵贱,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这些话却一直牢记在我心中,虽然因为先生的出现,我的理想跑偏了,但也多亏先生,让我再次找到了自我,我想我最想要的便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王曼君望向寄奴说道:“寄奴,那你呢?”
      
      此刻的寄奴像换了个人一般,再无平易近人,随和的样子:
      
      “我大周律法规定,灾民遗孤只能是奴籍,不能为官,不能经商。虽然老爷待我如子,但却也终究不能违背律法,除了报答老爷、夫人、少爷,寄奴最想做的就是废除这不公的法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br>  
      “王侯将相,本就无种?!?br>  
      寄奴的话让王曼君惊喜,王曼君久居朝堂,对寄奴的气势十分熟悉。这种气势,她在自己的父亲和那位戍守剑门关的燕王身上才看到过。
      
      见两位师弟都表态了,莲香也连忙道:“俺也一样?!?br>  
      “你们的答案,我都很满意,今日你二人好好回府休息一下,明日,我们开始真正的上课?!蓖趼玫搅讼胍幕卮?,开心道。
      
      “真正的上课?”刘文书和寄奴却是相互望了一眼,合着上一堂观星课就是体验一下么。
      
      “算了,反正先生这么厉害,就听她的呗?!绷跷氖樗剖亲匝宰杂?,又似在对寄奴说道,“今日回去得问问老爹,居然早就和先生相识了?!?br>  
      看到刘文书和寄奴离去的身影,王曼君的却想起了一些事,刚才的故事她并没有讲完。
      
      十四年前的魏郡,王家祖宅大门前。
      
      一位青年,一位女童。
      
      “大哥哥,我就要走了,你真的不考虑娶我为妻吗?”女童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问道。这女童虽然年纪尚小,但却已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小妹妹,别闹了,小孩子别考虑这些,多多读书才对?!鼻嗄晏门幕?,神色有些尴尬
      
      “也是,大哥哥已经娶了姐姐了,姐姐这么凶,大哥哥才不敢拈花惹草呢?!迸挠锲镉辛思阜植恍?。
      
      “你这小女娃子,我家娘子温柔贤惠、我就只喜欢我娘子,你快走吧?!?br>  
      “大哥哥,既然你不能娶我了,那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迸器锏目醋徘嗄?br>  
      “什么事???”青年被她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然。
      
      “让小弟弟娶我吧,他是哥哥和姐姐的孩子,一定是善良又聪明的,而且他比大哥哥你好看多了?!?br>  
      “这。。?!鼻嗄瓴恢骱位卮?,“我可没办法,万一他不喜欢你呢?”
      
      “他一定会喜欢我的?!迸Φ?,笑声如银铃般悦耳。
      
      “竟然想起这事儿了?!蓖趼牧成细∠殖隽艘凰啃σ?,命运便是这般奇妙,本以为在命运的笔直大道上越走越远,可谁曾想命运是个圈,走着走着,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听得王曼君自言自语,莲香却凑过小脑袋,问道:“小姐想到什么了?这么开心”
      
      “想到怎么让你做师姐了?!?br>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您看到了我的书,能不能麻烦您给一个小小的评论
    我觉得现在的文章点击数都是我自己点的。---真诚的小眼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